乐尚文学网
心灵鸡汤诗·画·话流行·视觉精英谭新知探索生活锦囊成长视窗人与社会成功之钥世间感动非常故事励志人物榜浮世绘
当前位置:主页 >意林杂志 >人与社会 > 两个父亲

两个父亲

时间:2014-03-28 作者:未详 点击:次

  因病得闲,在病床上读到两个关于父亲的故事。
  
  一个内疚了大半辈子的男人为其40年前的非法猎鹿行为而捐款自罚,因为他不希望在子女眼中留下不良形象。这是个美国父亲。
  
  话说今年年初,美国华盛顿州鱼类与野生动物管理局收到了一个叫Roy的陌生人的来信,说希望为他40多年前犯下的一桩罪行作出补偿。原来,Roy在1967—1970年间在该州非法猎杀了3只白尾鹿,这在过去的40多年里一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每天他都为此而内疚和悔罪。管理局的官员告诉Roy,非法猎鹿的确有罪,但该罪的法定诉讼时效已过,他不会因此受罚。然而,Roy的负罪感却并未因免予起诉而减轻。不久之后,管理局收到了一张捐赠给野生动物管理执法部门的6000美元的支票,同时还有一封信,Roy在信里真诚请求野生动物管理局的原谅,并希望将这笔钱用于预防犯罪——类似他40多年前所犯下的罪行——的发生。
  
  在生命接近尽头之时,Roy最希望的莫过于能够求得它们的宽恕,他不想给儿女树立一个错误的榜样。人孰无过?改则为圣。相信Roy的儿女们获悉此事后不仅会谅解他们的父亲,还会一如既往地以他为傲。
  
  另一个故事来自我所尊敬与喜爱的作家王开岭的《父与子》一文。这回是个中国父亲。
  
  “有一条街,父亲总不让儿子靠近,总要找个理由悄悄绕开。原来,这条街藏着全城的狗肉馆,一年到头,街边放满了铁笼,一只只憔悴的狗趴在里面,充当活招牌。那条街上有股怪味儿,是恐惧的味道,是动物临终的味道,是血蒸发的味道……这是个高尚的父亲。他怕孩子吸入不良空气,他怕孩子的眼睛受伤,他怕幼小的心灵感染病毒。他最怕的是,孩子在慢慢适应后变得坦然,在一次次惊愕和无能为力后变得麻木,最终变成那些路人中的一个。我不知道,这对童话般的父子,能在世间东躲西藏多久,能在绕来绕去的路上走多远。但他们的存在,像金子般贵重。他们改变了人群的成分,重新编辑了我对人间的印象。”
  
  没有对孩子说上一大堆为什么不应该吃狗肉的大道理,甚至没有只言片语,就这么默默地、牢牢地牵着孩子的小手,不怕麻烦地领他走上了另一条路。没错,即使是在看似无路可走时也永远有另一条路可走,美国诗人弗罗斯特称之为“未选择的路”,一条也许少有人走的路。
  
  没有什么丰功伟绩,两位父亲却一样令人肃然起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