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尚文学网
心灵鸡汤诗·画·话流行·视觉精英谭新知探索生活锦囊成长视窗人与社会成功之钥世间感动非常故事励志人物榜浮世绘
当前位置:主页 >意林杂志 >人与社会 > 当我们不再用手书写

当我们不再用手书写

时间:2019-11-10 作者:未详 点击:次

  如今,西方一些国家甚至在小学阶段就不要求学生一定要用笔来写字了,教学重点就迅速转到了对键盘的熟练运用上。然而,心理学家和神经科学家表示,此时就宣布手写已经过时未免太早了。新证据表明,手写和更广泛的教育发展之间存在深深的联系。
  
  儿童最初学习手写时,手写不仅能让他们学会更快地阅读,而且还能更有效地激发他们的创意,让他们牢记信息。换言之,重要的不仅是我们写了什么——我们怎么写也一样重要。心理学家发现,我们写字时,会自动激活一条独一无二的神经回路,它似乎在以一种我们没有意识到的方式发挥作用,使学习变得更容易了。
  
  美国印第安纳大学心理学家卡琳·詹姆斯在2012年进行的一项研究给这种观点提供了支持。在实验中,她向还没有学过阅读和书写的孩子展示一张索引卡,上面是一个字母或一种图形,然后让孩子们以三种方式中的一种复制卡片上的内容:一种是沿着由虚线构成的轮廓描摹,一种是在白纸上把它画出来,还有一种是在电脑上把它打出来。然后詹姆斯把孩子们安排在脑部扫描仪前,再次给他们显示了同一幅图像。
  
  詹姆斯发现,最初的复制过程极其重要。当孩子们徒手画出一个字母后,其脑部有三个区域显示出脑活动有所增强,这三个区域是成人阅读和书写时激活的大脑区域,它们是左梭状脑回、额下回和后顶叶皮层。与此相反,打字的孩子或者沿着字母或图形边缘描摹的孩子并没有显示出这种反应,他们这三个脑区的激活强度要弱得多。
  
  詹姆斯把这种区别归因于自由书写固有的复杂性:我们不仅要先制定计划、再落实行动,而且还有可能写出高度多变的字体。有可供描摹的轮廓时,是不需要这种过程的。这种多变性本身就是一种学习的途径,孩子写出凌乱的字母时,有可能会帮助他学习这个字母。
  
  我们的大脑必须要认出字母的各种不同写法,比如说,不管我们看到的“a”是怎么写的,它都是同一个字母。能够识别字母“a”的每一种凌乱写法,或许比反复目睹同样的书写结果,更有助于建立这种最终的认识。
  
  在另一项研究中,詹姆斯把徒手写字的儿童和那些只看别人写字的儿童做了比较。她的观察结果显示,只有实际的书写行为,才能引发脑部皮层发生回路活动,产生书写的学习效用。
  
  手写的影响远远超出了字母辨识。华盛顿大学心理学家弗吉尼娅·贝尔宁格对小学二年级到五年级的学生进行了跟踪研究后发现,手写和键盘打字涉及完全不同且相互隔离的用脑模式——而且每种模式都会产生完全不同的最终效果。孩子们徒手书写文字时,不仅会用比键盘打字更快的速度持续写出更多的文字,而且还能表达出更多见解。
  
  手寫的益处不仅惠及童年。对成人而言,打字也许是一种可以替代手写的迅速而高效的方式,但这种效率可能会削弱我们处理新信息的能力。我们通过手写来记忆文字时,不仅能更有效地学习词句,还能整体上让我们的记忆和学习能力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