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尚文学网
心灵鸡汤诗·画·话流行·视觉精英谭新知探索生活锦囊成长视窗人与社会成功之钥世间感动非常故事励志人物榜浮世绘
当前位置:主页 >意林杂志 >人与社会 > 不乘电梯主义

不乘电梯主义

时间:2018-10-06 作者:未详 点击:次

  通常,在我走出地铁车厢之后,会有两条路摆在我面前:一条是随拥挤的人流麻木地走上循环攀升的电梯,站定,然后等待被送达;另一条是走一栏之隔人迹罕至的楼梯,费力还略显张扬。有一天我突然猛醒,这一细微选择,其意义之重大,并不亚于选择信仰。
  
  为什么要乘电梯?你可曾问过自己,或者,由我来替你进行这个苏格拉底式的诘问。有人会说,机械装置本就为便利人类而生,为何不乘,傻吗?不乘白不乘。有人会说,通勤路上太疲惫,乘电梯省力。还有人会说,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出了地铁,大家都流向电梯,跟着人流走踏实。甚至还有人会说,问这种问题,神经病吧你。
  
  其实地铁的换乘通道和出口是一个颇具启示性意义的地方,你看,两条迥异的道路并列着摆在人潮之前,供自由选择,这样直观鲜活的场景哪里还能找到。一条以电力机械驱动来克服重力,送人于几米之上的高空;一条以生物力学驱动,通过双腿交叉摆动,克服重力,踏上层层台阶。结果大家都清楚了,第二条路惨遭抛弃,据我长期观察,可以说是荒无人烟了。
  
  作为一名体育人文社会学硕士,我展开了对一条电梯和两条腿的思索。思索的答案是反叛。现把我的思索附录如下:没有特殊情况基本沒必要搭电梯,你得反抗。惰性和机械已狼狈为奸,体育在当代最大的意义已经变成反抗和唤醒,各种机械和案牍不断麻木肉体,体育再努力去消除麻木,恢复其活力。体育作为对身体的教育,这种生活中的反叛精神是最基本的。对电梯,就该有一种人类学的批判,不能一味麻木地顺从,这是在一种危机四伏的环境下对身体本身价值的返回。
  
  批判之后,我也有一些建设性的思索。我们何不把生活中的细碎时间带入体育的视野,比如爬楼梯、走路、骑车等。难道体育必须要在装有日光灯、看台和塑胶跑道的运动场里进行吗?或者体育必须要在特定的时间?难道日常生活中就没有一种体育存在的空间?我保持怀疑。或者说这条路至今还未被人注意和发掘。借着对电梯的批判,我们能否就此重塑大腿的当代意义,想象体育的另一种可能昵?让人的身体在生活日用之中恢复其价值和活力,反正我是从此不乘电梯了,当作出行途中的健身小品,也没见得有多累。
  
  如果这果真能成为一种生活理念,我暂且叫它不乘电梯主义,毕竟缘起于电梯。我想这个主义它也还在萌芽之中,会继续成长,它的种子里蕴藏着一种新鲜的价值观和方法论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