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尚文学网
心灵鸡汤诗·画·话流行·视觉精英谭新知探索生活锦囊成长视窗人与社会成功之钥世间感动非常故事励志人物榜浮世绘
当前位置:主页 >意林杂志 >人与社会 > 98岁,还应该活下去吗

98岁,还应该活下去吗

时间:2013-11-04 作者:未详 点击:次

  外婆今年98岁了,一直生活在河南农村。每年清明我们回去扫墓时,总会给她带些饮料和甜软的食物。据说人老了其实跟小孩差不多,贪吃,外婆也不例外。
  
  外婆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了,即便有几个钱在农村也很难花出去,方圆几里没有像样的商店,家里也没有人可以跑几里路专门到街上为她买东西。
  
  她生活的环境并不好。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移民搬迁几乎把亲戚们都迁到了外地,孙子孙女虽然没有移民,但也不愿在农村耗日子,做生意的做生意,打工的打工,外婆现在就住在一个名副其实的空巢里。没有东西吃的时候她就像一尊雕塑,安详地坐着,任凭周遭鸡飞狗跳,淡定得如同屋后的那棵老楝树。
  
  外婆由我们的两个舅舅轮流赡养,一家一年。去年外婆在二舅家,二舅妈好像是续弦,对外婆还算尽心,衣服床铺都整理得干干净净,没有什么异味。75岁的大舅今年并没有让外婆跟他们住一起,而是把外婆安排在大舅儿子的一间厢房里。
  
  向来勤快的二嫂一下车马上跟外婆嘘寒问暖,剥开小蛋糕放到外婆手上后,三步并作两步走进外婆住的厢房帮忙收拾床铺,不到一分钟,她差点吐了。
  
  时间这个恶魔开始让外婆大小便失禁了,她简陋的木床下放着一个塑料盆子接着,被褥硬邦邦、黑乎乎的,春寒料峭的天气,窗户是洞开的,没有任何遮蔽。
  
  作为外孙媳妇,我有没有必要提出给外婆换被褥,委婉地提醒大舅和大舅妈帮外婆勤换勤洗呢?二哥和二嫂连忙制止我:“一句话都不能提!否则就等于是在打大舅的脸。就算你再看不下去,你也不能拿被子给外婆,就算妈还活着她也不能管。”这种传统的面子观貌似让我们所有看得见的人推脱了责任,可失明的外婆就得一直在那个令人作呕的厢房里熬日子。
  
  仰望着院子外遮天蔽日的老树和周围毫无规划的坟地,我顿觉无比惆怅:农村的凋敝不光是产业凋敝,更可怕的是人情伦理的淡漠。
  
  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我一直认为外婆是家族的骄傲,两个舅舅理应珍惜这种福气,尽量善待她。外婆生活还能自理的时候,我们每次回去都信心满满地推测:“外婆一定会活到100岁。”然而现在她活着就是一种屈辱。
  
  其实外婆生活能够自理时非常整洁,衣裤总是干干净净,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她的慈祥让六个外孙、外孙女一直感念,他们说外婆能长寿是因为心态好。听说外婆30多岁时,外公成了河南某大学的教授,在那里重新结婚生子,以后就很少回来了。在旁人看来外婆等于守了活寡,可是她得失泰然,并不抱怨命运不公,一直辛苦操持,让三个孩子各自成家立业。
  
  大舅妈是个干练的人,看到我们来了马上挎着篮子去地里薅生菜,急急忙忙准备饭菜。我始终忘不了外婆那令人难以忍受的被褥,孙女们也几次进出外婆的厢房,但没有人提出要给她换。大舅妈还说外婆不能吃咸鸭蛋,吃多了会拉稀……总之我彻底丧失了食欲。
  
  以前有个90多岁的老人服农药自尽,村里人竟然都表示赞赏。也许在他们看来,生命到了这个时候也应该结束了,不结束对子女而言反而是沉重的负担。与其说一个百岁老人背后隐藏着家族的兴旺与孝顺,不如说还有更多的邪恶与无奈。
  
  回想起饭桌上晚辈们提出要为外婆过百年大寿,我竟觉得心上如同压了一块巨石:他们乐于获得家有百岁老人的荣耀,却不能让她生活得更干净、更有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