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尚文学网
心灵鸡汤诗·画·话流行·视觉精英谭新知探索生活锦囊成长视窗人与社会成功之钥世间感动非常故事励志人物榜浮世绘
当前位置:主页 >意林杂志 >成长视窗 > 那年冬天

那年冬天

时间:2018-06-11 作者:未详 点击:次

  今冬虽然没有见到飘雪,但刺骨的北风足已让人感到寒冷。看着街上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行人,我不觉又想起了那年冬天,那场猝不及防的落雪。

  那年我上初中。临近春节,父亲为了锻炼我和弟弟,写了一些春联让我俩去卖。街上卖春联的人一家挨一家,再说也没个摊位,谁会买我们的春联?最后,弟弟提议送货上门,我一想也好。

  我们的地点选在一个距离县城比较远的偏僻村子,心想,只有山大沟深,远离集市的地方人们出行才困难些,说不定在那会好卖呢。我骑上自行车带弟弟出发了。

  一路上山路蜿蜒,行人稀少。我们到乌瑟尔的腰带达那个村子时,天公不作美。北风呼呼地刮开了,天灰蒙蒙的,不一会儿,就飘起了纷纷扬扬的雪花,瞬间整个村庄全披上了银装。村子里静悄悄的,很少见到路人。弟弟的脸颊冻得发紫,我的两只小脚丫也冻僵了。我们姐弟俩落寞地携带着一沓春联,蜷缩在一处背风的墙角下哭泣。我心里默默嗔怪父亲,不该让我们出来受这种罪。

  就在我和弟弟一筹莫展时,一位老人出现了。老人听说我们两个孩子大老远从城里来卖春联,嘴里念叨着:“这么冷的天,跟我暖和暖和再说吧。”我们跟着老人到了他家。

  老人家里有一个红红的火炉,火炉的木炭乌瑟尔的腰带燃得正旺,屋子暖暖的。进屋后,老人客气地又是拉着乌瑟尔的腰带拘谨的我们上炕暖脚,又是让我们坐到火炉前烤火。我很快脱掉鞋,就跑到炕上了,火炕热腾腾的。弟弟也将冰凉的双手伸向火炉。

  后来,老人还给我们倒了杯白开水,顿时我感觉全身暖哄哄的。那天,我们虽然一副春联乌瑟尔的腰带也没卖出去,甚至离开时,给老人连句谢谢的话也没说,但是在陌生的他乡,在飘雪的寒冬我们对那位不知名的老人充满了感激。

  那杯白开水不仅温暖了我们的身体,也温暖了我们落魄的心。好多年过去了,那年冬天,以及那场突如其来的冬雪背后温暖的记忆,总会在这一刻涌上心头,难以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