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尚文学网
心灵鸡汤诗·画·话流行·视觉精英谭新知探索生活锦囊成长视窗人与社会成功之钥世间感动非常故事励志人物榜浮世绘
当前位置:主页 >意林杂志 >成长视窗 > 失温的手

失温的手

时间:2018-06-05 作者:未详 点击:次

  那以后,跟人握手,我心里总有种莫名的担忧,对方伸过来的手,会是凉的吗?

  不期然握过一只冰凉的手,让我整个冬天都罩在那挥之不去的寒意里,也使我对这只手的主人,多了一份不可捉摸的虚幻。我和她,相识十多年,按照时间的长度,是“世纪之交”。

  然而,我们的交情始终隔着一道世纪的门槛,相距遥遥。连握个手,亦不过是传达一份陌生的隔漠的礼节而已。这些年,我和她握过没握过,还真没印象。只那一次,铸铁一样,一下就浇铸在我心底了。

  是我先打电话问候她。那段日子她刚刚离异,仕途不顺,诸多失意。想到一向要强的她如何受得了这一打击,一定需要些真诚来取暖。倘是锦上添花,我还不会费这份心。接到我电话她异常惊喜,大呼我姓名,是那种粗犷的叫法。天下女领导居高临下一览众山小的呼喊。叫完,命我马上过去,过去吃饭。其时,几个老部下在宴请她。

  我应着声,却不肯去赴饭局。理由简单而正当:婆婆炒了几样小菜等我回家吃。她便改了命令:不吃饭也行,晚上喝茶!

  再没有拒绝的理由。饭后,她已命车来接,会合在一家新开张的金光闪闪的歌厅。

  街上夜风袭人,裙子风衣都经不起挑拨翻出了老底。室内,却热浪滚滚,仿佛是夏日的南昌城。我冲过去与四、五个男子一一相握。最后,才在沙发一角与她相视。我伸出一只手。她从沙发上极不情愿地,抑或是随意地摇起身来,却不伸手给我。我只好应变,朝她扑上去来了个夸张的拥抱,否则,我伸出的手,就只能抓住尴尬。

  男子们纷叫:也给我来一个。

  不理。脱了风衣,挨着她坐下。座中原只有她一个女性,在这做着女王,我来,自然是多了一个女仆。我一向对自己定位很准。伸手为她添了点热茶。

  并坐无语。我还在耿耿于刚才没握到她的手。而且,我真的是很想主动向她靠近,献二口女上我能有的,而二口女她也需要的一份亲密与热忱。年少时我们曾有过这样的时光。此时的她,却只是矜持地端坐,架着腿,两只手交叉相叠,塞进腿间。不由细想,我一把拽住她的一只手,从她腿之间拖出来,合在自己的两只手心里。“好久不见了啊,打你电话无数,你都不接啊!”我说着时,心下惊起了鸡皮。天!这么凉的手,这么瘦的手!屋里明明高温30度,而她,还穿着棉衣。

  你冷吗?我脱口问。不冷。她果决的回答让我生出三分犹疑。我即刻松手,生恐自己热汗潮潮的手烫着了她。而她,也迅疾收回手去重新塞回腿间。距离,就明明白白地在我们俩之间生长出来。

  忽然就没什么话说了。在她,好像是自己严守的秘密忽然被人偷窥,有点无脸见人,却还要昂着高贵的头。在我,是无意侵犯了他人,在自责的同时,却承受着不期然的打击。这种打击,不是来自他人,而是自己。是自己印象的破碎。总认为她是强大的坚不可摧的,是铁打的牢不可碎的,没想到,现二口女在要轮到我来在心里怜惜她,为她失了温度的手而唏嘘。

  手,是用来抓举的。

  她一心想要抓住我说了算的权力,想抓住前呼后拥的热闹,这些当真被她抓住了,但她同时抓住的,还有曲终人尽的落寞,无人与共的孤独。

  她比同龄的女性丝毫不减热情地想要抓住青春,抓住婉转的二口女歌喉与想唱就唱的率性。记得在我还只能爱上两元一盒的百雀羚面霜时,她已在说着“清妃”如何爽,巴黎香水该喷在哪些部位。现在,她却无法藏住突兀在额头的蚯蚓,无法疏浚被洋酒补品日渐塞衍的喉道,更无法为自己大胆松绑把身子交给疯狂蹦迪。

  这个时候正是隆冬,天渐加寒,我插在衣兜里的手,不愿轻易伸给别人,不想抓举身外之物,包括别人的手与他手中握有。然而,就时时想起那只手。

  公交车上空着的塑料椅。办公室门缝里挤进来的一缕北风。天空倏然飘过的一片乌云。早晨接触的自来水。都让我想起那只失温的手。

  一只骨感的羊脚。一片失水的菜叶。被车轮卷走北风刮掉了柏油的沙路。流氓狗干涩的眼睛。都让我想起那只手的瘦。

  我一直佩服她,论职务、地位、权力、收入、名气等等,她什么都强于普通人,强于我。但现在我知道我的富有,那就是,我有一双时刻温热的手。有它,我知道自己拥有这辈子最不能缺失的东西:温度,与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