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尚文学网
心灵鸡汤诗·画·话流行·视觉精英谭新知探索生活锦囊成长视窗人与社会成功之钥世间感动非常故事励志人物榜浮世绘
当前位置:主页 >意林杂志 >成长视窗 > 克劳德

克劳德

时间:2017-05-25 作者:未详 点击:次

  克劳德夫妇像一幅油画一样坐在我的面前,我们在B市中心广场的红马餐厅里各点了一份牛排。克劳德夫人帮她的丈夫将牛排先切成一条条,再切成小的一块块。夫人右手拿起叉子,将切好的肉喂到克劳德嘴里。中风以后,克劳德的右手已经不太好使。饭后我们又各自喝了一杯咖啡,简单的午餐,克劳德一直在说:“真的很高兴又见到你。”

  半个小时之前,我还在克劳德夫妇的家中。一切没有太多的不同,花园里的花朵似乎没有之前多了。屋子里堆满了书,克劳德夫人说:“你知道的,我也走不开,就看书。书都是女儿买的,她是诊所医生,在巴黎郊区,平时也走不开,来了就给我带很多书。儿子在南法,也很少回来。”克劳德夫人给泡了一杯茶,我环顾四周,寻找他们的猫。她说:“猫已经去世了。”我说:“走吧,我们一起去吃午饭。”

  5年之前的一次出差,我几乎没有预告地造访了他,只是在将出发之际给他写了一封信。也许是我的到来比信件要快,克劳德完全没有预见到我的访问。我敲门的时候,克劳德正在花园里抽烟,隔着栅栏看见我,嘴里惊叹了一声惠州市房管局“天哪”,手中的烟蒂掉落在地上。我们热情地拥抱,花园里盛开着各种鲜花。我被克劳德拉进屋子里,桌子正中间是他们的猫。

  11年之前,我和克惠州市房管局劳德相识在B市集邮协会的沙龙上,大区集邮协会的主席雅克将我介绍给他,不过那一刻也是我即将离开法国的时刻,克劳德说:“我们写信吧。”就这样写了11年,内容大多是温度、季节、旅行、节日。小事情如早餐吃了什么、刚刚看了什么电影之类,大事情如神州飞船上天、大区邮协主席雅克突然退出了集邮协会之类。信封堆在一起,也有半身高了。他们是热爱旅行的,最远去了俄罗斯,说圣彼得堡很美,去了两次。还喜欢波兰,喜欢捷克。有一次,等了好几个月,都不见他回信,以为他们又去惠州市房管局旅行了,我就又写了一封,过了一个月,收到回信,但信的字体不一样。是他夫人替他写的,说克劳德中风了,右手已经不能写信。之后我都在信尾加上对健康的祝福。

  现在,又要告别了,我握着克劳德冰凉的右手摩挲着,直到有些微热,克劳德的左手紧紧地又握在我的手上,一字字表达着对彼此和家人的问候。克劳德夫人开来小车,要送我去车站。我说不用,他们把车开走,又开回来,还是送一下吧,下次见面不惠州市房管局知道什么时候了。我说不用了,车站很近,走着就行,他们又挥手开走了。广场上并没有人,车子就这样在我身边转着圈,我看着他们渐渐远去。还记得克劳德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我叫克劳德,和克劳德·莫奈的名字一样。”

  或许我们的生命都曾如恒星般热烈,当我们终归黯淡崩塌,在那片冰冷而绚烂的星云里,还会珍藏有我们彼此走近、相识、欢聚、告别、远去的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