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尚文学网
心灵鸡汤诗·画·话流行·视觉精英谭新知探索生活锦囊成长视窗人与社会成功之钥世间感动非常故事励志人物榜浮世绘
当前位置:主页 >意林杂志 >成长视窗 > 像风一样飞驰去远方

像风一样飞驰去远方

时间:2017-04-20 作者:未详 点击:次

  在所有与孤独做伴的年少时光里,我最怀念的是一辆辆陪我历经风霜的单车。

  它们有的生锈,被闲置于某个幽闭角落,蛛丝缠结;有的因我一时疏忽而丢失,被人刷上新漆,成为别人的物件;有的交给了家中亲人使用,我再骑上它的时候,感觉已不如从前得心应手,它显得有点笨拙,有点老了。

  刚到台北时,我总爱骑免费的Ubike(微笑单车)满大街跑,穿过永康街,拐到罗斯福路上,又兜兜转转来到公馆,进入台大椰林大道。那时天不热,阳光照在身上,很舒服。

  当我骑到伯朗大道上时,两旁的稻田在风中一波一波翻腾,像碧绿的海。稻穗还未成熟,被阳光一照,一串一串,青亮亮的。路上有三三两两的学生把车骑得飞快,呼啦啦往前冲。有个人却骑得很慢,我超过他的时候,听到他在哼周杰伦的《稻香》。

  这些让我想起以前在故乡时,在田垄间骑着单车磕磕碰碰的情景。那时田野褪去青芒,已是稻谷灌浆的丰收景象,我仿佛是骑在金黄的海上,风里尽是稻香。

  这几年再回乡,却无此盛景。昨日的田野葬在高楼水泥之下,像逝去的亲人。我每次经过,仿佛都能听见它在喊我的小名,一声声,散在风里。

  许多事物都无法回到最初的美好。

  我学会骑单车是上初中时,在那以前我非常羡慕能把前后两个美文网轮子骑起来的人,觉得很神奇。我曾以为自己一辈子都学不会,直到遇见Y。

  年少的夏天,在海滨公园的大道上,我蹬上车后就按着Y说的做,聚精会神,目视前方。他在后头扶着,不到十秒钟,就松开了手,然后美文网跟在车后跑着,跑了一段也不跑了,只在后头大声地冲我喊:“对,就是这样!你会了!你会了!”随后Y也骑上他的单车从后美文网面追赶上来。

  我一下子觉得自己是在跟随海鸥一起拍打着双翅,向着远天飞去。夏天的海那么美,暮色罩在海上,海水粼粼发光,一切恐惧就在一个瞬间消解,好像铅笔拉出的线条,无论多长,都可以随手用一块时间的橡皮擦将其擦去,不留痕迹。

  原来在这世上,我们最大的敌人一直是自己。

  在兰屿岛上,因为不会骑机车,我和美文网朋友L成了小岛上仅有的骑单车的两个人。我们从朗岛村启程去椰油村看灯塔,路上机车来来往往,有一次跟一个领口敞开、皮肤晒得通红的青年人挨得很近,他嫌弃地瞄了我们一眼,然后加速,扬长而去。

  我和L看了看彼此的单车,笑了。L说:“等工作四五年后,我一定要买辆宝马车放到兰屿岛上开。”我摇摇头,笑说:“我倒是情愿一辈子骑单车,速度虽然慢了点,但同样可以到达目的地,一路上还能看尽风光,不是挺好的吗?”L仍很坚持,说:“反正我要买。”

  毕业后工作四五年,那时我们都三十岁了吧,世界应该会有一点点变化了。

  那时,你在路上开着豪车,或者仍旧骑着单车,红灯亮起的时候,停下来,看见斑马线上有骑着单车的少年路过,他们衣着干净,笑容灿烂,你会不会想起曾经有过的单车岁月?

  从一条公路上飞驰而过,呼啦啦,像风一样赶往远方。

  从一个年轻清瘦、T恤因身体的摆动而挤出折痕的后背,看见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