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尚文学网
心灵鸡汤诗·画·话流行·视觉精英谭新知探索生活锦囊成长视窗人与社会成功之钥世间感动非常故事励志人物榜浮世绘
当前位置:主页 >意林杂志 >成长视窗 > 智斗“刁德一”

智斗“刁德一”

时间:2016-08-29 作者:未详 点击:次

  一

  这几年我做煤炭生意,从鲁南一些煤矿往南方的一些大电厂和公司送煤,挣中间的差价。以前往南方运煤,都是用火车,运费虽然贵,但快捷,还有就是车皮好要,原因是我有朋友在火车站调度室管车皮计划,我要几个给几个,从没为难我。可年前,我这朋友调到另一个地方去了,车皮不像以前那么好要了,再加上最近煤价一个劲地上涨,再走陆路用火车运煤,就挣不着钱了。我只好转走水路,虽慢一些,可运费要比用火车节省近货币真空包装机五分之三。

  入了夏,南方的货主向我要1000吨的煤,我只能靠船运。

  我们市西边是微山湖,京杭大运河穿湖而过,故此码头很多。我来到胡家码头,只见码头上一片繁忙,好多船都在装着煤炭什么的。有一艘一千多吨位的大船静静地停在一个河岔处,这艘船正好能装下我要运的货。我正要上前去打问,同行的老张忙拉我,说:“怎么,你想用这艘船?”我说:“是啊。”老张把头摇成拨浪鼓:“用谁的,你也不能用他的。”

  老张告诉我原因:这个船主叫刁德喜,家就住在胡家码头边,是个坐地户。这个人从小就跟着他父亲走船,是有名的老刁头,人称“刁德一”,你用他的船走货,十有八九你的货都会亏吨数,可你又不能说什么。你怎样封的仓、打的签都没有动,可就是亏吨数。老张去年因货币真空包装机为南方要货要得急,码头上的船都忙,便用老刁的船走了一千多吨的煤,足额足吨的船,到了目的地,愣是亏了50吨。我问:“你没有押船的?”老张说有,押船的还是我亲侄子呢!

  我听了点点头,心里什么都清楚了。我对老张说:“这次运货,我就用他老刁的船!”

  老刁四十多岁的样子,个子高高的,精瘦。老张对老刁说我想租他的船走货。老刁说好啊,接着问我:“老张有没有告诉你,我的船经常少货主的货?”我没想到老刁这么开门见山,就说,老张说了。老刁问:“你知道了怎么还用我的船?”我笑了笑对他说:“因为你不会少我的货。”老刁问:“为什么?你难道不知道船主和货主是两条心?”我说:“我知道,但我有办法让所有偷吃我东西的雇主给我吐出来!”老刁说:“好,你这趟货我走了!”

  二

  这批货从矿上运到码头,再到装船其实很快,也就是五天的时间,整个过程我一直盯着,我敢保证,这批货是足斤足两的。把煤装上船,归好仓,我往老刁船上放了一个保险箱。要封仓的时候,我让老刁离开了一会。我围着货舱转了一圈,把我带来的东西按我事先计划的都做好了,然后把剩下的用盒子装了。封完仓,打上封签,我说:“老刁,这1000吨的提货单你看到了,进入码头的1000吨过磅单你也看到了。我交给你的是1000吨,到了南边,如果交货单上是1000吨,就说明我的货没有亏吨数,如果少了,就说明你做了手脚。”老刁说:“咱们一块封的仓,打的签,只要你的封没动,签没破,你说亏吨数,我不承认!”我一笑,说:“老刁啊,你跑船不下三十多年了吧?你难道连这个都不明白,这个封和签不过是走走过场,什么东西能难住你们船家?”我这一番话说得老刁没话说了。我指了指手中的盒子,然后把盒子放到保险柜里。我对老刁说:“亏没亏吨数,不是我说了算,到时候,这盒子里的东西自会告诉我!”老刁说:“好,如果你找到丢吨数的证据,你少多少,我赔你多少!”

  老张问要不要跟押船的,我说:“你亲侄子跟着不是照样丢吨数吗?我就把这1000吨货交给老刁啦,看他怎么给我丢吨数!”

  老刁当天下午开着船走了。第三天下起了连阴雨。现在是六月天,梅雨季节,连阴雨多,一连下了三天。我打电话问怎么样?老刁说一路正常。当老刁快到目的地时,我早已在那儿迎接他了。

  船舱的封签好好的。老刁说:“怎么样,封签好好的吧?”我说:“封签好好的,可船舱的货够不够数还不好说!”打开封仓的篷布,围着船舱走了一圈,我就对老刁说:“这船货肯定亏吨数!”

  老刁说:“你别胡说了,签封得好好的,怎么会亏吨数呢!”

  我给他指出都是哪儿少的煤。我说,少掉的煤最少不下于20吨。

  老刁一惊,说你怎么知道的?

  我指了指煤上长着的一种小植物对老刁说:“认识这个吗?”

  老刁说:“认识啊,这是小油菜苗啊。”

  我说:“你说得对,是小油菜苗。”我告诉老刁,就是小油菜苗告诉我这些的。老刁不解,我给老刁解开了谜团。我从他船舱里拿出我放在保险柜里的盒子,打开让他看,盒子里装的就是这些油菜苗的种子。当时封仓的时候,我把这些种子偷偷地撒在煤仓的表面上。如今是六月,天热多雨,从胡家码头到终点站,要过半个多月,油菜苗子也就长出来了。我说你在路上偷没偷卖煤,我一看哪处没有油菜苗就知道了。

  一番话说得老刁没话说了,他只好全部交出了偷卖的煤钱。

  三

  没过几天,宁波的货主又要我给他走一批煤。因为时间不急,我再次想到用船走这批货。我又想到了老刁。老刁正好刚回到胡家码头,船还没被雇出去,一听说我要用他的船忙说行行行。我知道老刁为什么这么快答应我。我和第一次一样把煤运上了码头,也和第一次一样把煤装上了船,封仓之前,我又让老刁离开了一段时间。我把带来的东西又均匀地撒在了煤山上,然后我把剩下的放到了盒子里。

  这时,老刁过来了,他看了看我手中的盒子,笑了一下,问:“可以封仓了吗?”我说:“可以了。老刁,这次我不希望再亏吨数啊!”老刁说:“有了上一次,我还敢吗?”接着我们就封了船舱。封仓的时候,我发现老刁偷偷抓了一把煤放到了口袋里。

  一切都办完,我当着老刁的面把盒子放到了保险柜里。

  半个月后,船到了宁波港。看着慢慢驶向码头的船只,我想,要是没雨,老刁,你给我玩心眼,我还不好说。可你走后的这半个多月下了好几场雨,你要是再给我玩心眼,就输定了!

  没多久,老刁的船靠了岸。老刁看到了我,热情地向我打招呼。

  我先上船看了看我的煤,问老刁情况怎么样。老刁说放心,这次他没搞小动作。接着,我打开了封签,老刁掀开了帆布篷。我只看了一眼,就对老刁说:“你又搞小动作了,并且,还不止动了一个地方。”我一一指着他偷过煤的地方给老刁看,老刁的脸当即拉长了,说:“你怎么知道的?”我说是油菜苗告诉我的。见老刁不解,我从保险柜里拿出我放的盒子,对他说:“我知道你抓了把油菜籽放到了口袋里,你一定清楚我这次做暗记的还是油菜籽。”老刁听了点点头。我说:“可你没想到的是,我这次用的油菜籽种子是已经炒熟的,也就是说,现在煤堆上所有长出油菜苗的地方都是你后来偷卸完煤又伪装的。可你没想到,我用的是熟油菜籽啊!”

  此时的老刁无话可说,只是后悔地不停地拍头。当然了,我这次亏的吨数款他给我如数补上了。

  四

  没过多久,宁波的货主又让我给他走一批货。我首先想到还是用老刁的船,给老刁打电话。老刁一听很高兴,问我什么时候用货币真空包装机船,他现在在江苏正要交货。我说五天后你还是在胡家码头等我。他说你放心,我一定如期在码头上等你。

  老刁没有食言,果然在约定的时间里风尘仆仆地赶回来了。老刁说,本来有一个货主想雇他的船,他没答应,忙着赶来了。他话里的意思很明白,给我运煤,他感觉有意思。其实我知道,老刁和我斗,一直没有赢,他不甘心。

  我还是和前两次一样,把煤炭装好了,到要封仓的时候,老刁很知趣地离开了。我叫住了老刁,当着他的面把我要撒的东西撒在煤堆上。我看到老刁从煤堆上抓起一把煤,拣出我撒的种子,用两个大拇指盖一挤,挤破了种子。如果大拇指盖上有油渍,那就是熟种子,如果是绿汁水,那就是生种子。一看是绿汁水,一丝诡笑爬上了老刁的嘴角。

  封好了仓,我说:“老刁,这是我最后一次相信你,你要是再亏吨数,别说我以后永不再用你的船!”老刁把胸脯拍得震山响,信誓旦旦地说:“如果是这样,我不光补足吨数款,还不要运费!”

  二十天过去了,当老刁的船来到宁波的一个码头时,我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了。船一上路就赶上了几天大雨,所以耽搁了几天。老刁见了我说,这一次一粒煤也没少。我对老刁说,现在说这话还有些为时过货币真空包装机早。当我掀开帆布,一看煤堆上长着的油菜,就说:“老刁,又亏了,亏得还不少!”

  老刁说:“不会吧?”我把他在哪个地方偷的一一指给他看。老刁当即傻眼了,问:“你怎么知道的?你不是往煤堆上撒的油菜种吗?”

  我说:“是啊,我是撒了油菜种。”

  老刁说:“我也在动过煤的地方撒了油菜种啊,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说:“我在油菜种里掺了小白菜种,白菜种和油菜种差不多,没种过菜的人根本分辨不出。还有,油菜苗发绿,而白菜苗发白;油菜苗的叶子是圆的,而白菜苗的叶子是长的。这个,只要是个农民都会知道!”

  老刁听了,懊恼地一拍头说:“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些呢?”接着长长地叹了声说,“怪不得人们说,从南京到北京,买的没有卖的精。老闵啊,我是彻底服了你了!”

  我说:“老刁,你光服不行,还得把亏的吨数款补上!”

  老刁说:“这个你放心!亏多少,我补多少,而且不要运费!我发誓:从今以后,永远不再偷货主的东西!”

  从那之后,老刁再也不少货主的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