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尚文学网
心灵鸡汤诗·画·话流行·视觉精英谭新知探索生活锦囊成长视窗人与社会成功之钥世间感动非常故事励志人物榜浮世绘
当前位置:主页 >意林杂志 >成长视窗 > 范雎的遇与不遇

范雎的遇与不遇

时间:2016-08-29 作者:未详 点击:次

  战国时代,策士游说之风盛行,其中有一些人则由于“伯乐不常有”所致,他们大多属于“马投伯乐”那伙的。

  范雎本是魏国人,在中大夫须贾门下当差,没干成什么大事情,反遭受一场冤枉,几乎丢了性命。有一次,魏国派中大夫须贾访问齐国,范雎是随从。他们到了齐国,齐国的国君齐襄王迟迟不接见须贾,却仰慕范雎的才华,先给范雎送去一些金钱和礼品。范雎虽没有收受,却仍然引起了须贾的疑心,以为他给齐国泄露了什么机密。

  回国后,须贾把这件未经证实的事报告了国相魏齐。魏齐偏听偏信,不经任何调查分析,就叫来一伙打手把范雎狠狠打了一顿,所谓“折肋摧齿”。众打手见范雎差不多已死,就找来一领破席卷了扔掉。但范雎并没有死,他缓过来后,改名张禄,辗转逃到了秦国。

  当时秦昭王已在位36年,但他并不是势力中心。国中政治上势力最大的有四个人:穰侯、华阳君,都是昭王母亲宣太后的兄弟;泾阳君、高陵君,都是宣太后宠爱的儿子,即昭王的同母手足。穰侯是宰相,把持国政,其余三人轮流掌管军权。党亲连体,互为羽翼。他们仰仗宣太后这个后台,封邑广阔,家财富足,国王不及。

  范雎根据这些不正常的现象,到秦国后先给昭王递上了一封书信,请求面谈。昭王立马派车子接范雎进宫。范雎来到宫中,故意东走走西看看,内侍们吆喝道:“王来了!”范雎故意大声说:“秦国只有穰侯和太后,哪有什么王?”昭王听到了这句话,心中如被一根针刺了一下,当即隆重地接待了范雎。

  昭王吩咐左右退下,然后恭恭敬敬地对范雎说:“先生有什么见教?”范雎只是“嗯”一下,并不答话。昭王连问三次,范雎也三次以“嗯”作答。昭王感觉到事关紧要,便跪下央求道:“先生终究是不肯赐教吗?”

  范雎这才开始讲了一番大道理,并且强调:“我现时寄居秦国,同您的关系还很生疏,而我要说的,却是关于君臣之间和骨肉至亲之间的事。怀孕初期症状今天说了,明天就可能有杀身之祸。死固然没有什么可怕,人总有死的一天,但只怀孕初期症状要我说的这些话,对秦国有利,即使因此被杀,又有何惧?我真正顾虑的是,天下有才能的人士,见到我为秦国尽忠,反而被杀,他们就可能从此谁也莫肯向秦了。”

  与范雎的这次谈话,深深打动了昭王。昭王虽早有察觉,却没有认识到大权旁落的严重性,可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范雎怀孕初期症状的话取得了昭王的认同与信任。昭王拜范雎为相,收回了穰侯的相印,让他回老家陶邑去了;还让宣太后告老,不许她再过问朝政;华阳君、高陵君、泾阳君也都移居到关外。范雎多年为相,一直到老。

  这个故事在《史记》《战国策》中都有记载。同是一个范雎,齐国和秦国都敬重他,景仰他;他虽是魏国人,魏国不但不重用他,反而偏听小人打小报告而加以陷害。古今中外,怀孕初期症状被埋没的人才,比比皆是。只是,有的是没碰上机遇,有的则是没遇上真伯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