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尚文学网
心灵鸡汤诗·画·话流行·视觉精英谭新知探索生活锦囊成长视窗人与社会成功之钥世间感动非常故事励志人物榜浮世绘
当前位置:主页 >意林杂志 >成长视窗 > 别了,站在黄昏车站里等他的女孩

别了,站在黄昏车站里等他的女孩

时间:2016-08-05 作者:未详 点击:次

  走过人群熙攘的街道,擦肩而过的瞬间,她感觉到了他。回头望向那个已经远去的背影,她生生地觉出了悲恸。第一眼便认出了他,可是她却不能与他相认。因为他的身边已经有别人了。

  这一生,有太多美丽的相逢,能够与之相爱的,不止一个,而能与之终老的,却只能够是缘分最深的那个人。其他的,唯有走失在时光里。

  他们终于失散。

  可是,她始终记得,与他初相见时的样子。初秋的傍晚,晚霞将车站印染成温暖的橙色。她独自站在站台,穿一身白色的棉布裙,披肩长发,细碎的刘海自然地搭在额前。

  然后,她看到了他。他们彼此深信,是某一瞬眼神的交汇让他们甘愿走入这红尘的最深处。这个瞬间,在往后漫长而又孑然独立的那些年月里,在各自的记忆中反复描摹。那是他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工会活动眼眸,像一汪湖水,如此静谧而又热烈,空灵而又沉重。它在向你诉说着她所有的惧怕与期待,抗拒与渴求。

  两人一起步行回家,在街边的小摊上吃东西,说说聊聊。她问他大学学的什么专业,他告诉她,量子力学。她疑惑不解,听着他接下来的解释:在量子力学的世界里,只有变数,没有常数,因为里面充满了变数,也就是说什么事情都是偶然,所以我想我们大家都应该珍惜这个偶然。

  此时已经入夜了,凛凛的月光倾洒进来,将她手边的空杯盛满。当时的她,听到这样的话,大概还不懂所谓变数,不懂人生无常吧。多少聚散,尽在这月光之下了。

  走在路上,她不动声色地对他说,我打算失恋一次。他停下脚步,转过脸来,目光温柔且笃定地望着她,你不会失恋的。

  她避开了他的眼神,径自说,人一辈子总得动真格地爱上什么人。当你真正爱上的时候,第一步是失去你自己,第二步是失去你的爱情。

  她不是那种很漂亮的女孩,但足够澄澈,足够干净,美好得像某个秋日的清晨,干净、饱满、清澈,有无限的可能。

  校园里长长的斜坡上,是他载着她飞驰而下的画面。她坐在他的单车前座,轻轻地笑着,吹着泡泡糖,偶尔转过脸去,让他温柔地吻着她额前的头发。风过处,裙裾飞扬。行至深秋,草木凋零,金黄的叶子落了一地。

  这是他们的第一个秋日,也是他们在一起的最后一个秋日。

  很久之后,她在一本影集上看到了他的照片,看着那被如水的时光冲走的画面,她无力地说,是的,我们认识,他让我去西藏,我没去。我们就分手了。他跟别人结婚了。

  岁月变迁,诸行无常。她已经不是那个穿着白色棉布裙,站立在黄昏的车站里等他的女孩。她再也不能钻进他臂膀里对着他撒娇,干净地搂着他;再也不能坐在他的单车前座,任清风吹起她衣袂的一角。

  在他结婚那天,他收到她寄来的信——

  真的有来生吗?

  那么,

  我愿做一只懂得飞翔的小鸟,

  一朵瞬间开放、无声消融的雪花,

  甚至是,窗角边的一片蓝天,

  掀开书页的风,

  落进你手中的一滴雨。

  他们曾经感受过彼此真实的话语、温工会活动度和眼神,而此刻,能够感知的,只是这薄薄的纸页上几行清浅的文字。相遇,然后错过。这是他们彼此相爱的证据吗?或者说,是注解?

  两人再见面的时候,已经隔了悠长的光阴。她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教书,在放学骑车回去的乡间小路上,她听到了他唤她名字的声音。

  依然是一个秋日,依然是一个傍晚——就像他们初相见时那样。

  漫山遍野的金黄色的树叶,一派秋日的旖旎风光。这样的景致之下,回首又见他。她看着他,分明是走了很长的路来寻她的,风尘仆仆,一脸尘霜。她站立在他面前,一言不发。此时的她已经将那头披肩长发剪短。落花时节又逢君,竟不知该说些什么,看着这张许久未见却日日思念的脸庞,她多想伸手去抚摸,可她已经无法退回到那个年少的自己了,只能两两相望,两两相忘。

  我可以再抱一下你吗?他望着她,脸上是这样温柔的神情,一如曾经。只是这神情里,已经不再有笃定,而是迟疑。

  她慢慢地走近他,在彼此相拥的瞬间,她以为她会落泪,却不自觉地笑了。仿佛重新回到了那段年少的岁月,一起去图书馆看书,在昏暗的楼道沉默地对视,还有她坐在他的单车前座,笑靥如工会活动花。她再也没有过那样的笑容了。

  在我们的生命中,会遇见太多美好的人、美丽的风景,有太多美丽的相逢。他曾经向她许诺,要带她一一走遍那些美丽工会活动的地方,可是谁也不知道,这人生最恸是无常。而无处安放的青春,也终将失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