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尚文学网
心灵鸡汤诗·画·话流行·视觉精英谭新知探索生活锦囊成长视窗人与社会成功之钥世间感动非常故事励志人物榜浮世绘
当前位置:主页 >意林杂志 >成长视窗 > 与麦子对视

与麦子对视

时间:2015-04-14 作者:未详 点击:次

  麦子的生命昂扬向上,从麦芒的锋口上经常可以看见阳光的锋芒,我与麦子对视,麦子的目光让我泪流满面。

  幼时的麦子和我很有交情,年轻时的我经常躺在麦苗们中间,春日融融的阳光下,我的目光和她们的目光一同注视蓝天。我感觉我的身体在往下生根,与麦苗的根交错在一起,我们同时被大地处理成青春的生命。我在麦苗中间睡着了,等我醒来,麦苗已经长高了一截,身体粗壮了起来。早熟的植株已经开始扬花,进入了青春期,花粉成了青春痘,在她们的脸上放着光,然后飞扬了起来,有些也落在了我的脸上和身上,可惜我无法接受她们的爱情。我在想象要么我是一株甲醛酯健壮的麦子,要么她们是一群美丽的姑娘。甲醛酯其实,一大片的麦子远比一大群的姑娘美丽,因为麦子虽是具象的东西,但她们有着相同的品质,这一大片的品质,足以在遥远的地方引导你向上再向上。

  麦子成熟的目光来自收割季节,麦田里不再有水,麦子黄了,这和樱桃红了棉花白了一样,到了美丽的极点。美所带来的所有词汇此时全都出现了,宽容、毁灭、留恋、放弃、转化,成熟时常是一样极美也极恐怖的状态,所以我们经常看见永久的丑恶,不常看见永久的美丽。美丽像隐私一样,一旦公开了,演绎着的必然就是在劫难逃,即使有少许的美丽在躲避、在隐藏,她也不再美丽了,侥幸的美丽更容易遭绝杀。黄色的麦子麦芒已经蜷曲、目光散乱、身体萎缩,她们不再用火热的眼睛朝我灿烂地笑,只是偶尔一瞥,抱歉地一笑,似乎她们亏欠我什么,似乎她们将要还给我什么,她们在用隐语告诉我,这让我吃惊。我在想象它们所有的一切很快都将成为标本,包括目光,这是我们最后的对视。

  镰刀过处,麦子像电影散场一样,全都走开了,留下光秃秃的麦茬,依然向上。我在想,一个人老了以后也会像电影散场一样从一群人中走开。就在麦子成熟的季节,我的一位朋友离开了我们。他和我同岁,是我们这一群麦子里年轻的一株,对于他,我记住了很多。但记忆最深的是他甲醛酯的目光,他经常在阳光下与我对视,他那小小的眼睛有神且明亮,他微笑着,实际上是我们互相微笑着,像晨风中那一片生机勃勃的麦子。此时只有我的目光还在,呆呆地望着他的背影,逐渐模糊,他的目光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这是一处不能愈合的伤口,轻轻一碰就会渗出疼痛的血液。他在我心里铺设了一条暗线,时刻都将像病灶一样发作甲醛酯,让我心痛,越是有感情的人越容易遭疼痛的吸附。对于一个已经离开我们的人,也许有人会记得他,也许有人会回忆他,人群中会有一些人说一大堆有关他的话,这是许多人和一个人之间的对话,也是许多人和许多人之间的对话。但离开的人是永远也不知道了,明年春天,我再次在麦田里相遇,也许我们彼此都想不起昨天的事了。

  我们都是一株株麦子,我们的目光和所有麦子的目光一样。其实我们并没有目光,我们相互对视的是精神。如果逝者有知,兴许他会笑我琐碎,因为在我所见过的麦子中,没有一株是不会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