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尚文学网
心灵鸡汤诗·画·话流行·视觉精英谭新知探索生活锦囊成长视窗人与社会成功之钥世间感动非常故事励志人物榜浮世绘
当前位置:主页 >意林杂志 >成长视窗 > 寂寞城

寂寞城

时间:2015-01-20 作者:未详 点击:次

  剑桥一位老教授告诉我:“我们让孩子独立,过自己的生活。”

  他的女儿也告诉我:“父亲太关心我了,他有时实在很过分。我长大了,我要自立。”

  于是,他们分开了。独居的女儿在伦敦住一间三层的屋子,晚上若不上街,就与电视为伍,或者看书。老父一人留守充满回忆的剑桥,静静地过活。以西方的眼睛看,他们父慈女孝,遥遥地关心着对方,记挂着对方的生辰。然而假使有一天,老人半夜起来,踩着地毡滑倒了呢?又或者,谁不慎被热水烫伤了呢?

  老教授慈祥睿智,充娜美lol满爱心,做事周全认真,在学术界享有盛名,七十岁了,仍精神奕奕。但无论生活如何完美,人始娜美lol终有基本的感情需要。我在他家中做客一月,深深感觉到这一点。生命的美丽在于热切的反响,而反响,不是物质可以给予的。我们的肩膊,经娜美lol常需要一只鼓励的大手。而往往,我们只能自一面镜中追寻亲切的笑容:自欺的、无有的,冰冷一如玻璃与水银。他亟须一个“孩子”,让他去呵护照顾。于是他不断地为我铺床,送我礼物,每娜美lol早为我泡一杯茶,听我诉说英国食物的不是。他还悄悄地把鲜花插到我几上的小瓶,偷偷挂上新的浴巾,把草莓塞进我手中,到处搜购我喜爱的书籍,为我剪报,收集香港和国内的新闻,替我打听火车时间……我虽感到尴尬,却不时瞥见老人的唇边,流露出幸福的笑容。于是每晚,我就在沙发上,听他详尽描述他的外孙(他另一个女儿早结婚了)长得如何逗人,听他谈他的埃及学生、中美朋友和日本同事。柔和的灯光里,老人的心事就像一阵回流的清风,吹漾我的平静,化成温柔的涟漪。

  一个留学剑桥的德国姑娘说:“我不明白,也不相信,是不是离开了父母就等于成熟?坚持远走高飞的,又成熟得到哪里呢?自立真的要建立在老人的寂寞上面吗?”

  我庆幸自己生长于中国,早就知道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