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尚文学网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成长 > 一个人的青春战役

一个人的青春战役

时间:2014-08-21 作者:未详 点击:次

  A
  
  升入高中,我认识的第一个人就是崔子良。见到他之前,我已经听说了他的传奇故事,市三好学生,几届作文大赛的第一名,学生电台的主播,市音乐节学生组B组冠军,擅长棋类,学过书法、咏春拳,会拉小提琴,一个神一样的人物。
  
  他一直是我的“假想敌”,初中时,我们不同校,可关于他的故事,老师讲了一遍又一遍,虽未谋面,但早已熟知。没想到,进了高中,我们谋面了,还是同桌。
  
  现在坐在一条凳子上了,“正面交锋”在所难免。
  
  B
  
  我每天都冷眼旁观崔子良,实在是看不出他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上课认真听,作业按时完成,下课爱喧哗,该玩的时候,他比任何人都积极,没见他有什么特别用功的,他凭什么就成了“神”呢?
  
  有时我就想:崔子良不过是个平凡人,只是事实被夸大了,战胜他也不是不可能的。他每天所做的事,我一样都没落下,我不信,我就不如他。一直以来,我也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更是父母的骄傲。
  
  崔子良并不知道我对他存有“敌意”,他对我很友善。我们的性格差别很大,我内敛,平时话少,他却是个话痨,而且普通话说得非常好,怪不得能当学生电台的主播。
  
  课间休息,我们的座位周边总会围着一堆人,他们都是来听崔子良讲笑话的。这家伙能言善道,一个毫无笑点的故事经他的嘴讲出来,都能令人捧腹大笑,连我这个不苟言笑的人也会不由自主地咧开嘴,笑出声。
  
  我和崔子良是不同类型的好学生,同样成绩优秀,但我在大家眼中是低调的、中规中矩的,而他高调张扬、锋芒毕露,有时还有许多出格的举动。他一点都不谦虚,心里有什么想法,马上就说出来,一点不在乎万一努力后不成功会被人笑话。
  
  我和崔子良的竞争,一直以来都是我单方面进行的,我处处和他较量,哪一方面都不想输给他。他并不知晓我的想法,时常会告诉我他的宏大计划。当他揽着我的肩膀,告诉我他的种种想法时,面对他的坦率,我会很讨厌自己的虚伪。我笑着给他鼓励,心里想的却是新的竞争计划。他写作文参加市征文比赛,我一定也要写一篇;他给电视台写策划稿,我肯定也不落后;他报名参加市长跑比赛,我也报名;当我知道,他被老师选去参加市中学生现场作文比赛时,我就争取能去参加市里举行的中学生数学竞赛。整个高一,我们的各科成绩并驾齐驱,他得了不少奖,我也得了不少奖,只是我心里面还是很郁闷,他平时玩的时间挺多的,不像我,暗中一直在努力。
  
  我从来没有把自己真实的想法告诉过崔子良,如果他知道后,会怎么想呢?但他在无意中,做了个很好的向导,我跟着他,接触了很多过去自己并不喜欢,也不擅长的领域。
  
  只是我想不明白,他每天看起来都精力旺盛,快乐无限,而我却过得很累,感觉自己像一只上紧发条的钟。
  
  C
  
  我处处以崔子良为榜样,时时把他放在心里。有时,真希望他能歇息一下,这样我也可以暂时停下追逐的脚步。
  
  崔子良每天都过得风风火火、忙忙碌碌,我也是如此。我的疲惫写在脸上,崔子良曾问过我,干吗把自己搞得那么累?我那时真想骂他,但忍住了。
  
  在这场一个人的青春战役里,我跟着他学到了很多东西,但我把自己的方向迷失了,甚至丢失了自己。我不知道除了想要战胜他外,我自己还有什么梦想。我好像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不像他,对自己的目标有鲜明的认识。
  
  在高一结束的暑假,我才第一次对他说了埋在心里很久的话——我想战胜他。
  
  崔子良一点也不诧异,他说,他早知道我的想法,所以他也没有放松过自己。
  
  “但你每天还是很快乐呀!不像我,都快累死了。”我抱怨道。
  
  崔子良笑得一脸灿烂。他说他做的都是他喜欢的,不像我,没有选择。
  
  我突然就哑口无言了。是呀,我马不停蹄地跟着他转,做的都是他喜欢的事,我一直都是跟在他后面,这样,如何才能超越他呢?如何会有自己的快乐?
  
  “一语惊醒梦中人。”
  
  “你一点都不比我差,只是没有自己的方向和目标。优秀的人很多,想要超越没什么不对,但要先超越自己,保持快乐吧。”崔子良直言不讳,说得我脸红耳赤。
  
  “我喜欢你追逐的劲,如果你能够把这种坚持和毅力用在你擅长和喜欢的方面,你肯定会有更大的收获。我接受你的挑战,我们一直竞争下去吧,友好地竞争,在自己喜欢的方面做最大的努力。”崔子良握着我的手说。他的真诚,我能感知到。
  
  他一直都是真诚的,只是我隐藏了自己。经过开诚布公地交谈,让我又一次认识到自己与他之间的差距,不只是学识上,还有心胸和气度上。
  
  崔子良的辉煌传奇还在续写,我希望自己的辉煌也能继续,就像他说的:“做最真实的自己,做自己最想做的事,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赢不赢得过别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赢得过自己。这是崔子良教会我的,是我在这场青春战役中学会的最重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