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尚文学网
卷首语万叶集情感热读流行视野成长
当前位置:主页 >青年文摘 >成长 > 刘震云:巧妙地说真话

刘震云:巧妙地说真话

时间:2014-08-13 作者:未详 点击:次

  河南作家刘震云的长篇小说《一句顶一万句》获得新一届茅盾文学奖。鲜为人知的是,刘震云不但是一位杰出的作家,更是一位出色的语言大师,他的话如同他的文字一样,总是幽默风趣,富含哲理。
  
  趣谈创作:精巧比喻妙趣横生
  
  刘震云善用比喻,无论在什么场合,都能将各种精巧的比喻信手拈来,糅合到自己的谈话之中,让人佩服不已。
  
  有一回,一位记者问他:“请问刘震云老师,在完成小说创作和剧本创作的过程中,您觉得小说这种艺术形式和电影有什么不同?”
  
  刘震云笑着说:“小说跟电影当然非常不一样,因为毕竟是两种不同的东西。打比方说就像做饭,电影关注的是桌面上菜的色香味,但对小说来说菜只是一个由头。小说关心的是做菜的过程,要写的是厨房里剥葱、剥蒜、菜下锅冒出了烟和火、做饭的人是什么样的人、为什么要做这个菜、今天谁来了……写到做菜、吃菜的人还不行,还要写他们过去的事、现在的事、将来的事。在小说里一个菜背后有很多很多东西,而电影只是桌上的菜。”
  
  游走于小说和电影剧本创作之间的刘震云,没有从创作理论、技巧上,去谈论两者的不同,更没有直截了当地回答记者的提问,而是用了这样一个精巧的比喻——以日常生活中众人皆知的“做饭”为喻,把电影比喻成“桌上色香味俱全的菜”,把小说比喻成“做菜剥葱剥蒜、下锅炒菜的过程”,刘震云用这些比喻阐释个中道理,让我们更好地明白小说创作和剧本创作的区别,此番谈话可谓意趣横生,使人浮想联翩,久久回味。
  
  妙论幽默:举一反三意味深长
  
  记者:“读了您的书第一感觉就是幽默,就是很有意思,您觉得什么是幽默?”
  
  刘震云:“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有趣味的人,一种是没趣味的人。在有趣味的人中,又分两类,一种人一说话你就笑,另一种人他说时你没笑,出了门你突然笑了,回到家你突然又笑了。回家笑,跟出门笑又不一样,出门笑的是细节,回家笑的是整体。前一种人叫说笑话,后一种人叫幽默。还有第三种人,他说着说着把你说哭了,突然你扑哧又笑了。破涕而笑,啼笑皆非,说的就是这个意思。但这三种人,都不是我向往的。对于幽默,还有第四种人,他说时你没笑,事后也没笑,偶尔想起,在心里笑了,叫会心一笑。这时他笑的,就不是大海表面的浪花,而是海底深处的涡流和潜流。它们的根本区别是,前三种幽默笑的是词语,是事件,幽默都在表面,如同秋风扫落叶,来势汹汹却不留痕迹。第四种幽默,它隐藏在事件深处,说的是事件背后的不同的见识,就像被雪山覆盖着。前三种,笑完就完,后一种,保质期特别长,它能四两拨千斤。”
  
  什么是幽默?一般人似乎都明白但又很难确切地说清楚。刘震云是一位幽默大师,他的作品和谈话都以幽默见长。所以一说起幽默来,那是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并且说得深入浅出,形象生动,头头是道。幽默是一门高深的学问,刘震云一口气说出了四种幽默的定义,并且或释义、或比喻、或比拟、或层递,把每一种幽默的特点、区别、作用、时效解释得清楚透底,明明白白,让人彻底搞清了什么是真正的幽默。
  
  智说成长:循循善诱丝丝入扣
  
  一家网站曾采访过刘震云,问他:“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您已经成长为一位著名的作家,所以,还想请您跟我们年轻的网友们讲讲成才的问题。在当今如此竞争激烈的环境中,如何真正做好自己。”刘震云说道:“我觉得成才不是压力逼出来的,也不是刻苦出来的。刻苦首先有一个前提,就是必须要找对自己努力的方向。找到自己努力的方向其实很简单,就是你做的是不是你喜欢的事情,这是非常重要的。我觉得苦和累产生在你做不喜欢的事情的时候,这种苦和累是一种特别物质的苦和累,当你在做你喜欢的事情时,我觉得这个苦和累就会演变成另外一种乐,当你遇到困难的时候,如果是你不喜欢的事情,你肯定会绕着走,但是如果是你喜欢的,你会克服这个困难,自己上一个台阶。其次,有持久的思考能力是非常重要的。再次,身体也是非常重要的。”
  
  刘震云经历丰富,学识渊博,同时,他也非常关注中国人的生存状态,对于现如今的青少年的成长问题他更是重视。在说到对青少年成长方面的见解时,他以一个长者和智者的身份,告诉了青少年的成长应遵循的每一个步骤,具体到每个点都逐一列出。他的话语丝丝入扣,又循循善诱,犹如一串珍珠项链一样,精美绝伦,完整无缺。刘震云告诫年轻人要有自己的方向,并且朝着那个方向前进,他不厌其烦地谆谆教导,实在令人敬佩。
  
  巧谈交际:故意曲解戏谑诙谐
  
  参加《名人堂》电视节目时,刘震云这样说人际关系:“现代人每天平均说4100句话,但其中只有10句是真话,管用。其他都是假话和废话。”刘震云认为现在是一个声音的时代,以前不是这样,以前的人就像他《手机》小说中严守一的爹那样,每天只会说上10句话。可是,现在每天电视上好几十个频道在努力发出声音,书报亭里也有好几百种报纸杂志的“声音”。人每天也要说很多话,差不多平均是4100句。可是,这里面的真话或者有用的话可能只有10句,其他的都是假话和废话。刘老师用了一句话来概括这个特点:“这是嘴对心的背叛,这是说对想的背叛。”这时,有个在场的读者站起来问道:“怎么才能跟单位的人搞好关系?”刘震云笑答:“那你每天那10句真话也不要讲,就可以搞好关系了。”台下先是大笑,继而热烈鼓掌。
  
  分析到当今社会微妙的人际关系,刘震云知道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现象。于是,他没有发表长篇大论,而是选择短短的几句话故意曲解。以其独特的“刘氏幽默”,把“人际关系”这个看似严肃的主题讲得别具一格,妙语连珠。他还用异常冷静的口气,娓娓道出。一个个遭遇各异的故事,也许某一刻观众被他说得伤感了,但转念一想,大家又会心地笑了。其意之深,可见一斑。
  
  刘震云,就是这样一位作家,嘴上功夫也和笔上功夫一样了得。无论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场合,刘震云都非常善于谈话,他不但懂得说极具道理的话,还懂得要怎么说这些话才会更好。如此一位大师,实在令人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