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尚文学网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成长 > 不能相忘于江湖

不能相忘于江湖

时间:2019-08-28 作者:未详 点击:次

  中原的土地很黄,中原的日头快要落下去了。
  
  庄周曾无数次注视这黄昏的景色,有时候在集市,有时候在田边。人们总是绕着他走,投来既鄙夷又敬畏的眼神,只有听故事的时候才会围在他身边。故事讲完了,人们又一哄而散,过自己的日子去了。
  
  庄周是个诗人,但是没有人见过他写诗。他似乎只爱讲故事,他讲的故事都很有趣:
  
  一只鼹鼠在河边喝饱了肚子,一只住在井中的青蛙有着满足的神色,蜗牛的两根触角上有两个国家在进行战争,北海的巨鱼化而为鸟,拍打着三千里的海浪,腾飞向九万里的高空……他的荒诞不经是煞有介事的,你越怀疑,他越认真,一旦你认真起来,他反而又眨巴着双眼,露出狡黠的微笑。没有人知道该拿庄周怎么办,只好对他敬而远之。自从楚王邀请他做宰相被拒绝之后,贵族们也渐渐地把他遗忘了。
  
  只有一个人例外,他叫惠施。
  
  惠施是庄周的克星,他的名字可以引发和治愈他的头痛。远远地看见惠施的车轮从城市的方向辘辘驶来,庄周就像吃了一片酸橙一样皱起鼻子。
  
  “你又来了。”他五味杂陈地说。
  
  “我又来了。”他兴高采烈地说。
  
  庄周不喜欢这位老朋友,一半因为他是个逻辑学家,另一半,因为他是个试图用逻辑说服诗人的逻辑学家。
  
  惠施对庄周呢,意见也不少。除了他的胡说八道和懒散,他还不满他两条腿岔开坐在地上的粗俗姿态。他下了车,优雅地倚着路边一棵梧桐树,清清喉咙,整理一下腹稿,开始全方位、多角度、理论结合实际地批驳庄周。
  
  好家伙,又来了。庄周眼前顿时一黑。
  
  没有一场辩论是惠施赢。可他居然还是斗志昂扬,十几年如一日地发难。这次他别有用心地说自己得到了一种大葫芦的种子,种出的葫芦能装五石水浆,可是不够结实,抬不起来,剖成瓢又太大了,最后只好砸烂。
  
  庄周只是说:“你这笨蛋,怎么不做成船?”惠施顿时语塞。
  
  他们在一起的年月,就是类似这一幕的情景无数次上演。
  
  告别之后,惠施依旧在城市中奔忙,在王侯将相间斡旋,怀着一腔热血和略带傻气的认真,致力于匡扶乱世,救黎民于水火。庄周也依旧在郊野中冷眼旁观,庙堂对于他只是腐臭的老鼠肉,礼仪则是最恶毒的虚伪。他的温柔留给清晨的露珠和黄昏的暮色,兴致来了作些无稽之谈,倦意来了造个化蝶之梦。这对老朋友、老搭档、老敌人,谁都不能改变谁。
  
  终于有一天,庄周发现,惠施的车轱辘已经很久没有响起了……
  
  某次经过惠施的坟墓,他又讲了一个“郢匠挥斤”的故事:一个运斧如神的工匠,能砍掉伙伴鼻尖上的一点白泥而丝毫不伤及对方的肌肤。君王召见他要看他表演,他说:“砍倒是能砍,可是和我搭档的伙伴已经死去很久了。”
  
  妻死尚能鼓盆而歌的庄周,豁达乐观看淡生死的庄周,在惠施的墓前第一次难掩感伤和落寞:“自夫子之死也,吾无以为质矣!吾无与言之矣。”
  
  唯一的知音,岂能相忘于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