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尚文学网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成长 > 那些年不能喊出的疼

那些年不能喊出的疼

时间:2019-05-08 作者:未详 点击:次

  回首往事,很多疼都不曾喊出来,即使疼得龇牙咧嘴,也强忍着不出声——羞于被人察觉。
  
  8岁那年,独自一人在家。突然嘴馋得厉害,就是想吃好东西,“扑腾扑腾”按捺不住的那种想。翻箱倒柜,找到了一瓶罐头。那一刻还胆大得出奇,不管不顾就是想吃,哪怕被娘发现后可能会被打得皮开肉绽也在所不惜。
  
  罐头盖拧不开,就想到用娘切菜的刀从上面划开。毕竟是铁皮,使劲划拉着,终于在罐头盖上划了个“十”字,然后竟鬼使神差地想要用手把划开的“十”字揭开。直接上手,铁皮一下便划破了手指,血流如注。
  
  想到大人们常撕火柴盒上擦火柴头的那层纸来止血,就找来火柴盒,慌乱之中弄扯了盒子,火柴棒散落一地,手指依然血流不止,无法贴上那层纸。最后还是用墙角的绵绵土撒在伤口上,才慢慢止了血。那天不管干啥,我都藏着受伤的手指头,害怕被娘察觉。
  
  9岁那年,哥哥跟我偷了娘准备过年才摆出来让客人吃的核桃。拿到核桃后,他一拳头捶下去,核桃破了,哥哥满脸的得意简直是肆无忌惮。哼,有啥了不起的,我也会。攥起拳头,犹豫了几下,再看看哥哥嘲讽的目光,眼一闭心一横,捶了下去。结果手被硌破了,核桃依然是完整的核桃。
  
  钻心的疼,却没有蹦着跳着大喊大叫,很有经验地给手破了的地方撒了些绵绵土,等着结痂。洗手时特别小心,唯恐沾了水感染。
  
  10岁那年的暑假,跟哥哥翻墙进果园偷生产队的苹果。我说“行了行了”,可哥哥就是贪婪,非要把袋子装满不可。结果袋子没有装满就被看园子的老头发现了。我们爬树,溜到墙上,顾不得找离地近的地方,直接跳了下来。我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崴了脚。
  
  一跛一跛地挪回家,偷偷躲进屋子里,爬上炕,疼痛難忍也得忍着。还记得那天娘让我陪她去姑姑家。搁在往常,我是欢呼雀跃的:姑姑家后院有棵梨树,酥梨,咬一口甜得满嘴流汁。可那天,我说:“我不去,肚子疼。”娘马上紧张地问要不要去卫生所看看。我又故作轻松说:“睡一会儿就好了,不厉害,没事的。”
  
  还是10岁那年,跟同学追着撵着打着闹着,结果绊了一跤,蹊跷的是磕了牙——牙活络了。疼得不能吃饭,还不能给大人说,更害怕那牙掉了再长不出来该多难看。我才不要镶大金牙呢——电影里的坏蛋都镶着大金牙。
  
  好在有惊无险,后来那牙也不活络了,又牢固起来。
  
  ……
  
  回首往昔,一直因为贪心而遭受不同的疼,却都清醒地知道自己不能喊,更不能让人知道,只能默默忍受:源于见不得人的自私自利,哪有脸面让人知晓?
  
  而今,到处都是因为私欲没有得到满足的喊疼声,喊疼者理直气壮、毫无羞愧,似乎上至天下到地都辜负了他。
  
  现在的人啊,莫非都不及小孩子明白事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