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尚文学网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成长 > 一百次成为母亲

一百次成为母亲

时间:2019-03-29 作者:未详 点击:次

  徐朴记不清自己做了多少次母亲,只记得很多时候都不太顺利。
  
  2004年,她在上海的医院里见了一个先天无肛的孩子。小女孩儿经历3次失败的手术后,从广东转移到上海。看到这个“皱着眉头不吭声”的小女孩,徐朴的心被牵住了,便申请养护她。6年后,40岁的她辞去了无线通信领域某知名外企研发总监的职位,和朋友一起创办公益组织“朴质公益”,专注改善弃婴生存状态。
  
  朴质公益在2014年获得注册资质,如今已经帮助过上百名弃婴。徐朴说相较于教育领域,做弃婴的公益组织在国内还是很少。
  
  徐朴曾整夜抱过一个孩子。那是个不到两岁的婴儿,患有严重的脑瘫,一放下就哭,嘴唇发紫,并伴有严重痉挛。她靠在被子上,孩子趴在她胸前,她哼着给女儿小时候唱过的摇篮曲。因为病痛,孩子一次只能睡20到30分钟。徐朴感受到胸前这个小人儿的抽搐,心里急得不行。孩子半夜高烧,她频繁地拧毛巾擦额头,做物理降温。孩子平静下来,她不敢动,屏着呼吸希望孩子多睡一会儿。她知道这个孩子“活不长”,但“没有办法把他放下”。
  
  徐朴以前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弃婴走进自己的生活。她说2004年怀孕后,自己“对孩子的概念发生了质的变化”,见不得别的孩子生病受苦。有时候隔着屏幕,看着病情诊断书和孩子的照片,她“眼泪唰唰掉”。
  
  “她就像一棵草,你看她柔柔弱弱,但一直都是直立朝上的,永远压不垮她。”徐朴十几年的邻居,也是团队志愿者的丁妈说。她说徐朴比她更爱哭。不过在面对孩子时,她们会被要求不要流泪。杨隽是徐朴的朋友,徐朴辞职创办朴质公益后,她成了徐朴的搭档。有志愿者来访时,杨隽会请他们不要流露出怜悯的情绪,也不要在孩子面前讨论病情,更不能哭。以前有志愿者摸着孩子打石膏的腿问是不是很疼,接着心疼地哭起来,孩子也跟着一起哭。杨隽希望孩子们能勇敢地面对疾病。
  
  “快乐”写进了朴质公益的价值观,徐朴说“不希望拿眼泪和很悲苦的东西去吸引人”。每一个孩子都有一份个人相册,里面都是笑脸。当孩子去收养家庭时,这本相册会随着奶瓶、被褥、玩具一起塞进包里。这份相册是徐朴和志愿者们送给孩子的一份礼物。当他们长大后翻开相册,“看到自己的过去不是一片空白”。她也希望当孩子追问“我的父母为什么会把我抛弃”时,看到“小时候的自己是幸福的,被人抱着的,能感到自己并不是一无是处、被人嫌弃”。
  
  徐朴是无线通信方面的博士后,杨隽是计算机控制方面的工程师。她们碰在一起会用理工科思维去运营项目。她们要求每两个孩子配备一个保育员,孩子哭要有回应,要经常抱孩子,和孩子说话,“给孩子营造一个家的感觉”。
  
  但她们最渴望的还是给孩子找一个真正的家。她们希望孩子能有收养家庭,“让这些无根的孩子,也有兄弟姐妹,有家人,有让他们永远牵挂的人”。
  
  丁妈看着徐朴做了十几年的公益,她说,“徐朴做了母亲乘以一百倍的工作,也有着母亲乘以一百倍的力量”。
  
  “女本柔弱,為母则刚”,徐朴的人生是这句话的最好诠释。有一颗慈母之心,“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牵挂着弃婴,却充满向上的力量,把“快乐”写进朴质公益的价值观,她给了孩子们尊严,带着母亲乘以一百倍的力量在前行。
  
  1。每一个母亲都有一颗极为纯真的赤子之心。——美国诗人惠特曼
  
  2。慈善的行为比金钱更能解除别人的痛苦。——法国思想家卢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