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尚文学网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成长 > 亲情也需要撩

亲情也需要撩

时间:2019-03-18 作者:未详 点击:次

  二姥爷是我姥爷的哥哥。他结婚第二年,二姥姥因车祸不幸去世。在白发苍苍时,他依旧独身一个人,说是心里住着二姥姥,跟谁都不来电,也不想耽误别人。
  
  从我记事起,我就对二姥爷有浓浓的依赖感。他一辈子以手工活为生,给人做家具,编篮子、竹席。经过他的手,一堆乱七八糟的木头和竹子就变成一件件工艺品。
  
  他的院子很大,堆了很多木头、竹子,还有一个大箱子,里面有各式各样的工具。别的孩子都去抓麻雀、逮蛐蛐,我偏偏喜欢打开他家那扇吱吱呀呀的门,蹲在他旁边,看他做活。
  
  二姥爷从来不跟我打招呼,任凭我来去自如。家人都觉得他性格古怪,所以一般也极少去他的院子,逢年过节,也不去拜望他,因为他总是板着一张脸,让人很难靠近。
  
  因为做木工活,他家里常有一些边角料。孩子们想拿那些三角形的木头当手枪玩游戏。可是,大家一走进大院,他就狠狠地瞪过去,吓得孩子们一哄而散。我不死心,拿了一些三角形的木头送人,他拦住我,说了一句:“那木头尖,戳到人很危险。”
  
  上了高中,我去了县里,见识了更多好看的玩意,对二姥爷院子里的那些木工活渐渐失去了兴趣。于是,偶尔去姥姥家,我也不再去光顾那个院子。
  
  有一年的中秋节,我和爸妈去姥姥家,在路上遇见二姥爷。爸妈都没有和他打招呼的意思,因为过去那么多年里,大家在沉默的他面前都只微笑一下,甚至私下说他不爱与人相处。
  
  可能是因为小时候常去二姥爷的院子转悠,而他又从来不赶我,所以我一直对他心生好感,总觉得他不像是家里人说的那样。
  
  后来,我遇到了现在的妻子阿秋。在一个夜晚,我和她交流童年往事。我发现,在二姥爷的院子里,他沉默地做着木工活,而我蹲在旁边看着,这竟是让我印象最深的童年风景。
  
  阿秋的爷爷也是手艺人,可在她上高中时就去世了,她要我一定要带她去看看我的二姥爷。
  
  中秋节,我带着阿秋去姥姥家,主要目的是去二姥爷家。听姥姥说,前不久他生了一场病,病好了以后,见人都爱说话了。
  
  阿秋背了一个包,她说里面全是她给二姥爷买的礼物,一打开全是一些酸奶,零食什么的,我说老年人根本不喜欢这个。阿秋质疑我说:“你怎么知道?”
  
  二姥爷正在院子里编篮子。阿秋和他聊天,问他能不能给做一个小型的篮子,以当工艺品摆在家里。没想到二姥爷欣然答应,而且,对于阿秋带的那些零食,他很有兴趣,一再夸好吃。
  
  阿秋在他的厨房里搜罗了一些食材,做了一顿简单的饭菜。她站在屋里,喊我们吃饭。二姥爷扭头,看着她说:“孩子,你找了一个好媳妇。”
  
  吃饭席间,二姥爷像是阿秋的娘家人,问她怎么看上我的。
  
  “他会撩妹啊。”阿秋笑弯了眼睛答道。二姥爺一头雾水:“撩什么?”
  
  在我介绍完“撩”的意思后,他边吃着菜,边喃喃自语:“亲情也是需要撩的啊!”
  
  阿秋说,二姥爷并非是一个古怪的人,他只是不想因为自己的固执,变成别人的负担。有时候,亲情也需要去撩的,多撩几次,他的担心也就没有了,也就和大家融为一体了。
  
  “二姥爷,以后我们没事常撩你。”我临走前对二姥爷说。
  
  老爷子点点头:“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