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尚文学网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成长 > 寒鸦

寒鸦

时间:2018-07-13 作者:未详 点击:次

  纪录
  
  老王看体育台播放的国际短跑大赛,运动员的跑速令老王大吃一惊,怎么比摩托车还快呢?
  
  在老王的青年时代,百米赛跑的世界纪录是10秒2,这个纪录好像保持了几十年。那个时候曾经有人提出,10秒是100米的速度极限。
  
  而现在只需要9秒多了。
  
  那么,一百年后,那时候的运动员们身体更好,营养更完美,训练更科学,动作更精确,技术更出神入化,也许那个时候,短跑运动员只需要8秒就跑完百米了。
  
  再过五百年呢?那时候的奥林匹克纪录会不会是两秒跑完百米全程呢?那时候的人是不是就变成火箭、变成子弹了呢?
  
  老王提出这个问题来,使所有听到的人都觉得老王愚蠢,可笑,杞人忧天,缺乏常识。特别是读过米兰·昆德拉的人,赶紧引用名人名言:“人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人们劝导老王:“您没事呆着不就结了?”
  
  君子兰
  
  二十年前,有一阵子,君子兰价钱特别贵,因为当时传来了一个说法,君子兰能够防癌,能够净化空气,能够益寿延年。还说是日本人到我国吉林省买君子兰,已经出到几十万日元一盆了。
  
  正在这个风头上,偏偏一位东北的老同学来看望老王,送老王一盆君子兰。经了解,这盆花用了朋友十个月的工资。
  
  老王深感不安。如此这般,陆陆续续,老王连买带被馈赠,老王有了十几盆君子兰了。当然,君子兰的价钱也降下去了。
  
  多年来,这盆君子兰开花了,那盆又开花了,金黄的花朵煞是好看。
  
  而最初的那盆花,始终没有开过花。老王浇水,施肥,松土,换大花盆,换土……这盆君子兰长得挺精神,绿叶不宽,但碧绿碧绿,有活力。
  
  二十多年过去了,这盆君子兰从来没有开过花,这老王知道,这盆花最珍贵,他相信,总有一天,它会开出世上最美的君子兰花朵来。
  
  寒鸦
  
  人家送了老王一张唱碟,是琵琶曲《寒鸦戏水》。
  
  老王听着挺好听,就是常常在欣赏音乐的时候忘记了那是描写冬天的乌鸦在河(湖?小水洼?)上嬉戏。
  
  他提醒自己,这个乐曲的主题是寒鸦戏水,是表现生命的活泼、趣味、不怕冷呀什么的。通过这首曲子的欣赏还可以增进对民族音乐特色的认识,对好些事的认识。
  
  而他听起音乐来,也就把这些提醒都忘了。往往忘记了一切,包括作曲家简历、时代背景、创作意图、流传过程、风格特色、主题思想等等。除了好听之外,他没有任何分析,没有任何认识,没有任何心得,干脆说,没有什么思想。他是嘛也说不出来。他感动得流泪了。
  
  于是老王自己对自己老羞成怒:为什么是寒鸦呢?是小鸡就不行吗?小狗呢?小孩呢?老天真老顽童呢?纸片呢?皮球呢?炊烟呢?落叶呢?拿着钢笔乱画呢?跳绳呢?短跑呢?一个男的追一个女的,终于追上了,两人吻在一堆了呢?满地打滚呢?
  
  或者,更正确地说,嘛也没有呢?
  
  老王惭愧得要命,真是“乐盲”呀。
  
  飞虫
  
  这一天阴霾密布,老王与几个老伙伴乘一辆越野车去郊外春游。车上了高速公路以后,没有几分钟,挡风玻璃上已经布满左一道右一道的污水。老王惊问:“这是什么雨?”
  
  当老王得知这些乃是飞虫的尸体,飞虫的体液如小雨滴一样划得玻璃上污秽不堪的时候,老王大惊:“什么,这些虫子就这样被我们的车撞死了?撞得变成了一小行污水?它们为什么不躲避?它们为什么不飞得高一点?我们能不能躲开这些飞虫?”
  
  朋友与司机都向老王做了解释:气压太低,飞虫必然低飞,车速太快,谁也躲不开谁。今天还算好呢,上次阴天出行,开开了雨刷,硬是刷不干净飞虫的尸体。
  
  老王欲哭无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