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尚文学网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成长 > 我们,就到这里吧

我们,就到这里吧

时间:2017-10-01 作者:未详 点击:次

  雪花一样美好的声音
  
  下午4点10分,电话拨过去很久没人接。
  
  颜欢固执地让电话保持着嘟嘟声。她能猜到电话那边的情形,快递员们相互看着会心一笑,相互推诿躲藏。谁让她住在城区,又在老式单元楼的6楼,没电梯可乘。
  
  过了好一会儿,终于有人接起电话,仿佛接得很急,颜欢听到了他压抑的喘息声。颜欢停了停说:我的包裹准备好了,方便来取一下吗?
  
  声音很软很轻,像雪花轻柔地落在凌志的心上。他呆了好一会,甚至忘记了要挂断电话。
  
  这是凌志第一天来快递公司上班,老员工们对他开玩笑:凌志,你中头奖了。他看了看地址没说话,转身骑上单车,还在回味电话里那个柔软清甜的女声。
  
  半小时后,他摁响了门铃,好一会才有人开门,是一个苍白到几乎透明的女孩,眼睛大而漆黑。她忙把汗淋淋的凌志让进屋里,倒给他菊花茶。刚一口,凌志皱起了眉头,她笑了起来,对他解释说,这是家乡的野菊花,清热去暑效果很好。
  
  书桌上的电脑在滴滴地响,有客户来了。颜欢的网店开了3年,早是皇冠级的卖家了,主要卖一些小女生喜欢的衣饰,比如粉嫩的HelloKitty系列。
  
  凌志说你忙吧,我帮你包装。
  
  羞涩男生的暗示
  
  以后每天下午4点40分,颜欢的门铃就会准时响起,然后,她会递上一杯饮料给他,有时是菊花茶,有时是柠檬茶,有时是绿豆汤。而他会把颜欢那些包装得乱七八糟的盒子重新包装一遍。
  
  阳光缠绕,头挨着头的两人,彼此的呼吸清晰可闻,是一寸寸静谧甜美的光阴。
  
  有一天下大雨,4点40分凌志还没出现,颜欢一次次到窗前眺望。4点55分,凌志弓着身子终于出现在楼下,颜欢的心揪紧了。
  
  他骑车太快,拐弯的时候摔破了膝盖。颜欢用碘酒轻轻擦拭他的伤口,抱怨他骑车不小心。凌志傻傻地笑着,取出一个小纸箱,打开,里面赫然放着一小盆花。
  
  淡紫色的花朵散落在深绿的叶子上,星星点点,颜欢知道这是迷迭香,能提神醒脑,减轻疲惫与头疼。
  
  凌志取一小撮剪下的嫩芽,开水泡两三分钟后,一杯香气四溢的迷迭花茶就放在颜欢面前了。她浅浅地喝一口,一直从唇齿间香至心底。
  
  凌志走后,颜欢对着那盆生气勃勃的迷迭香,偷偷地笑。这是那个沉默的男生羞涩的暗示,迷迭香象征爱情,代表着忠贞。
  
  粗心的错误
  
  很快,颜欢发现这居然是个粗心的男生,他经常会把别人的快递送给她。他拿着送错的快递说:又错了。颜欢替他解围,这么多的快递,弄错也是正常的。
  
  其实,她知道的,他那样妥帖的男生,怎么会粗心到一次又一次把快递送错?他只不过是想来看看她,这拙劣的借口,透出小小的可爱。
  
  他每天来的十几分钟,就是她一天最期盼的光阴,看到他的单车,远远地驶过来,风吹起他的白衬衫,像一个洁白的降落伞稳稳地落在她的楼下。
  
  快开学的那天,凌志回去很晚。他去附近的超市买了面包、牛奶、寿司、水果,把颜欢的冰箱堆得满满的,还在冰箱上面贴了纸条,清楚地写着每样食物的期限,让颜欢要在过期前吃完。
  
  然后,他又拿起剪子,给颜欢做了很多不同大小的纸箱。他对颜欢说,这些箱子足够你用好一阵子了。
  
  因为凌志的即将离开,他们反而有了一段快乐的时光。他骑着单车,载着颜欢去淘货。回来的路上,她会坐在他的单车后面,听他一遍遍唱东来东往的《海角七号》。
  
  完美的樱桃
  
  在站台上,她远远就看到凌志站在同学中间,脱去了快递公司的蓝色制服,原来这样挺拔俊朗。
  
  颜欢拎着篮子越走越近,她从来没有这样紧张过。她特意穿了蕾丝白色的长裙,垂到脚踝,用了西柚色的唇膏,一路迎来的都是惊艳的眼神。
  
  篮子里是颜欢一大早去早市精心挑选的樱桃,清新饱满,有着莹润动人的光泽。她曾经听凌志抱怨过,说这个季节太忙了,满街的樱桃都没来得及尝尝,转眼就要走了。
  
  凌志看到了她,远远地向她挥手,然后大步地跑了过来。他拉着她的手,向他的同学们走去。凌志用力握握她的手,对她安慰地笑,别怕,都是我的同学。
  
  凌志与他的同学终究还是没能吃上她带来的樱桃。因为他漂亮的女同学,怕樱桃不干净。颜欢急急地解释,我来的时候刚洗过。凌志却什么都没说,独自提着篮子去找水,水还没找到,火车的轰鸣声就传了过来。
  
  凌志匆匆忙忙地把篮子往她手里一塞,转身搬行李去了。颜欢只能远远在人群外面,看他努力地帮同学搬行李,找座位。
  
  颜欢高举着篮子,想把樱桃递给他。可她摔倒了,那些大而红的樱桃滚落一地,马上就被来来往往的人踩坏了,剩下很多斑斑点点,猩红色的水渍。
  
  颜欢沮丧得想哭,为什么要摔倒呢?她竭力地抬起头,只看到凌志向她挥手,表情很焦灼,他对她喊:回去吧,颜欢。回去。一放假,我就来看你。
  
  颜欢的眼泪,像那些无辜的樱桃一样,滴滴答答掉了一地。
  
  对不起
  
  春节很快来临,凌志给颜欢准备了很多吃的,甚至还给她买了一串精致小巧喜庆的红灯笼,贴了门联。
  
  凌志告诉颜欢,他要跟家人一起去旅行,不能陪她过春节了。颜欢偷偷把手里准备好的游园票藏了起来,说:真巧,春节我家里也有人来。
  
  除夕夜,颜欢本想给自己煮一顿火锅,没想到电磁炉坏了。她裹紧了围巾,摸索着打算到楼下的24小时超市买一个新的回来。
  
  街口的饭店里,她看到了与家人吃团圆饭的凌志。她的心渐渐地僵了。原来,他只是怕把她介绍给他的家人。
  
  春节之后,凌志带着礼物来了,兴高采烈地叙述他的旅途趣事。颜欢只是沉默地听着,并不揭穿他。凌志走时,颜欢把那盆已经变得葱茏的迷迭香交给了他,她说自己要出趟远门。
  
  凌志是聪明的。他沉默着接过了花盆。
  
  就到这里吧
  
  新的学期又开始了,这是凌志的最后一个学期。
  
  他兴冲冲地来找颜欢,在心里想好该怎么开口,让她等他毕业后,就带她见父母。
  
  然而颜欢的门紧闭着。他敲了好长时间,邻居才探出头说她上周就离开了。凌志第二次去,上夜班的邻居不耐烦地告诉他,颜欢不会回来了。房东都贴了新的租房启事了。
  
  凌志面对漆黑的夜空发呆,想颜欢的天空是怎样的。
  
  颜欢是回老家去做手术的。她的两条腿不一样长,所以,她经常摔跤。另外,她还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手术的成功率是50%。她央求父母让自己离开,过正常人的生活。
  
  离开凌志并不是因为他的欺骗,而是希望他有更好的前途。她给凌志发了短信:我们,就到这里吧。然后,抽出手机卡,小心翼翼地扔出窗外。
  
  颜欢怕有一天,凌志为了自己让家人失望,甚至渐渐对自己失望。他给她的那些美好,已经足够了,一切到此为止就足够了。爱的圆满,未必是彼此拥有,或者适时的放手,才是另一种成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