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尚文学网
卷首语万叶集情感热读流行视野成长
当前位置:主页 >青年文摘 >成长 > “全科”民工

“全科”民工

时间:2017-09-17 作者:未详 点击:次

  前年,通过同事介绍,廖师傅给我们图书馆安装了电灯。但直到前不久,才知他的名字叫廖青慧。我开他玩笑说:“难怪你那么聪明,名如其人。”他像以往一样,嘿嘿一笑:“哪呢,哪有聪明。”说他聪明,一点儿不假。他是泥匠,同时会电工、水工、木工……照医院的说法,他是“全科大夫”。
  
  我家二楼卫生间漏水,请过两个师傅修,工资没少付一分,上厕所还得打着伞。我正发愁,同事说去问问装灯的廖师傅吧。他是做泥匠的,手艺好,人也蛮好的。
  
  一天,我见一人站在梯子上,正扭着头在楼顶布电线。我叫了一声师傅,他停下手中的活,转过脸看着我,没有答应。此时我才看清,这个人40多岁,个子不高,脸黑得像上过釉,目光和善。我怯怯地说:“你会修卫生间吗?我的卫生间漏水。”修卫生间不但累,还脏,人很难找,我担心被他拒绝。他果真说:“你去找给你做房子的那个人呀。”我说,找不到人,他去广东了,我现在是打着雨伞上卫生间。可能是动了恻隐之心吧,他想了一会儿,点头说星期六早上8点到你家看看。我问了他的电话,并告诉他我会在路口等。
  
  星期六早上,我想多睡一下子,他肯定不会起那么早。八点半,我来到路口等了近20分钟,还不见他的人影。我打一个电话过去,他说:“今天不来了,出去做事了。改天吧。”我急了:“不会吧,不是说好了今天上午帮我的。”他大概听出了我的不快,忙回道:“我8点就到了你家附近,等了20分钟。”他怕我还不信,补充道,“一个粉色小店,前面路边有根好粗的水泥柱,上面还写了一些电话号码。就在那儿等的。”是的,他真来了。汗颜!我赶紧道歉,与他再约时间。自那后,凡与他约定的事,我不敢怠慢半分。
  
  去年冬,我的热水器和水管同时坏了,刚好老公出差不在家。那天下午下好大的雪,天气很冷。咋办呀,没热水洗澡了。我试着打个电话和廖师傅说了一下,他说在开发区做事,收了工再过来。晚饭后,雪下得更大了。正在我发愁时,门外电动车喇叭响了,接着是敲门声。开门一看,居然是他,穿一身雨衣,头上身上全是雪。我说:“这样的天你也来了呀!真难为你了。”“你肯定要用热水,这样的天。”他笑呵呵的。那一次,他还附带帮我修了窗帘。中途冒雪到街上买闸筏,弄到晚上8点,前后花了近两个小时。我实在过意不去,人家可是连晚饭都没吃呢。我掏出50元,他却说20元就够了,我还是强行给了他。
  
  可能平时用东西时毛手毛脚,我家东西特易坏。每次遇到这种头疼事,我脑海里想到的就是请廖师傅。这不前几天,又叫他了。砂门铰链坏了,灯又坏了。他中午过来,免费帮我修好了。如果遇到他不会做的活儿,他就会很抱歉地拒绝,同时尽可能提供一些资讯给你,告诉你到哪儿找谁谁谁。正因为如此,他总有做不完的活儿。平常,同事们老说,等儿子在北京、上海、深圳这样的大城市买房了也叫廖师傅去做装修。虽然这是一句笑话,但大家心里明镜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