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尚文学网
卷首语万叶集情感热读流行视野成长
当前位置:主页 >青年文摘 >成长 > 鹰志

鹰志

时间:2016-07-08 作者:未详 点击:次

  鹰出生时至少是双胞胎,多的可达三四胞胎。母鹰产卵后,耐心地把它们孵化成小鹰,细心地照顾它们。但过不了多久,母鹰便减少小鹰的食物,驱使它们互相争食,直至其中的强者吃掉弱者。小鹰因饥饿难耐,把兄弟姐妹撕得血淋淋的,然后囫囵吞入腹中。母鹰和父鹰并不为丧子而伤心,反而在一旁鼓励强者。母鹰和父鹰这样做的目的有两个:其一,优胜劣汰,因为只有强者才可以在恶劣的大自然中生存下去;其二,让小鹰从小就明白“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若不心狠残忍,便无生存机会,而为了生存,可以不顾一切。
  
  一只幼鹰出生六七天后,母鹰为了防止它学会爬行,就会对它进行残酷的训练,让它生命的第一反应就是飞翔。因为爬行对鹰来说是耻辱,而飞翔则是高贵和勇敢的象征。等小鹰能飞起来了,母鹰就会把它们翅膀中的大部分骨骼折断,然后把它们从高处推下去。小鹰虽然因折断了翅膀中的骨骼而浑身剧痛,但它必须挣扎着飞翔,否则就会摔死。挣扎使它们的翅膀得到了供血,在短时间内便可痊愈,而痊愈后的翅膀将坚硬如铁,更具力量。原来,母鹰之所以折断幼鹰翅膀中的骨骼,是为了让小鹰翅膀中的骨骼再生。
  
  有很多小鹰在翅膀中的大部分骨骼被折断后,没有挣扎着飞翔起来,便坠落到山谷中摔成一朵朵血淋淋的骇人之花。
  
  大多数人以为,小鹰出生后应该由母鹰哺育,但事实并非如此。它们刚出生没几天,母鹰就会给它们断食,不让它们在母亲温暖的怀抱里睡觉。它们被饿晕了,脑袋耷拉着,浑身似乎没有一点力气,就连眼睛也好像睁不开了。
  
  但母鹰仍不可怜它们。它们的状态一天比一天差,嘴一张一翕,如果再不进食,生命都会有危险。小鹰终于被饿得不行了,脑袋一点一点地低下,似乎低到低处便再也抬不起来,要一命呜呼了。但就在低到半截时,它们突然“呼”的一下把脑袋抬起来,睁大了布满血丝的双眼,发出一声声嘶鸣。
  
  小鹰在绝望中发出的嘶鸣极具震撼力,那种尖利、刚烈之音,似乎是从它们喉咙中飞出的一把把利刃,闪着夺目之光刺向目标。母鹰听到了小鹰的嘶鸣,从巢中一跃而起,马上给它们吃的东西。母鹰知道,小鹰能在绝望中不倒下,而且表现出愤怒,说明它有在绝望中迸发力量的能力,由此也证明它成为真正的鹰。
  
  人们听了这个故事后,终于知道,鹰的精神是从苦难中被激发出来的。
  
  还有的小鹰长到了可以爬行的时候,母鹰就把它推到巢边,让它向悬崖下张望。崖下的冷风和暗淡的光线使它浑身发抖,想缩回身子进入母鹰的怀抱。母鹰这时候突然从巢中飞出,在崖边上下起伏,让身躯划出漂亮的弧线。母鹰是为了让小鹰看看飞翔是怎样的。作为一只鹰,是不应该恐惧悬崖和黑暗的。
  
  母鹰盘旋一会儿后,回到巢中,用身体将小鹰一点一点向巢外推去。小鹰吓得缩紧了身子,岩壁布满荆棘,有棱角尖利的岩石,还有深不见底的河流和尖叫着跑来跑去的土拨鼠。母鹰长鸣一声,用力将小鹰推了出去,小鹰哀叫着,身体在空中飘来飘去。天气虽未入秋,小鹰却像一片飘零的叶片,过早地要落到崖底去。母鹰将小鹰推向崖谷的同时,振翅而起,飞向山后面去了。小鹰在坠落中想攀住树枝和藤蔓,但都没有成功。眼看就要落地了,它突然在挣扎中展开了双翅,盘旋出一条漂亮的弧线,向上飞起。
  
  它缓缓地向上飞行,最后落在山顶的一块石头上。崖谷依然幽暗而无声,小鹰看着深崖,好像刚刚才认识它似的,久久没有转动一下头颅。后来,小鹰发出一声鸣叫,从石头上向远处飞去。天空高远,太阳炽烈,它慢慢变成了一个小黑点。
  
  除了在天空中飞翔时可以被目睹外,人是看不到鹰的具体生活的。大多数鸟儿都喜欢阳光、草地、鲜花和河流,喜欢从中寻找快乐,享受幸福。但鹰却不,它们总是待在光线昏暗的山林里,或隐身于洞穴中,不管外面怎样热闹,它们从来都不会张望。
  
  鹰对天气的要求颇高,但凡飞翔或外出捕食,必选阳光明媚的日子。在刮风下雨的天气里,你绝对不会看到天空中有鹰。鹰十分珍爱自己的羽毛,从不让它被雨淋湿或落上雪花。如果遇上雨天和雪天,它宁愿饿肚子,也不让自己的羽毛遭罪。外出捕食时,如果发现自己掉了羽毛,它就会放弃捕食,把自己掉了的羽毛衔回巢中。鹰活着的时候,是绝对不容许自己的羽毛遗失的。
  
  鹰对死亡决绝的态度同样令人惊叹。鹰不会等死,它感到自己快不行了的时候,就飞到悬崖中,一头在岩壁上把自己撞死。悬崖深不见底,所以谁也不会见到鹰的尸骨。一位牧民曾见到鹰自戕的一幕:它去抓一只猎物,没想到那只猎物反而死死咬住它不放。它向天空飞去,数次想把那只猎物甩开,但都未能遂愿。最后它嘶鸣一声,向悬崖一头撞去。随即,它和那只猎物双双坠入悬崖。
  
  鹰的寿命与其他鸟类相比可谓最长,它可以活到七十岁。而要维持如此长的寿命,它就必须在四十岁时为自己的生命做出一个重要的决定。这个决定是无比痛苦的,却可以让它的生命获得新生。原来,在高空飞翔、在荒野中抓捕猎物的鹰到四十岁左右时,它那尖利的双爪便开始老化,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伸展自如地抓捕猎物;它的喙上也已经结上一层又长又弯的茧,一动便可碰到胸膛,对进食阻碍很大;最让它痛心的是,双翅上的羽毛也厚厚地堆积在一起,使它不能再像以往一样在天空中轻盈地飞翔。
  
  这时候,它面临着一个艰难的选择:要么等死,要么经过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让生命获得新生。
  
  鹰都会选择让生命新生。经过细心观察,它选择了一个除自己之外,任何鸟兽都上不去的陡峭悬崖,然后用一百五十天左右的时间让自己获得新生。首先,它会在飞翔中突然撞向悬崖,把结茧的喙狠狠地磕在岩石上。它会用很大的力气,一下子便把老化的喙和嘴巴连皮带肉磕掉。它满嘴流着血飞回洞穴,忍着剧痛等待新喙长出。
  
  新喙终于长了出来,它立刻进行第二道工序,用新喙把双爪上的老趾甲一个个拔掉。那同样又是一次血淋淋的更新。不久,新的趾甲长出来了,它紧接着进行第三道工序,用新的趾甲把旧的羽毛扯掉,再等五个月,新的羽毛又长出来了。只有经过这一系列残酷的更新,鹰才可以再次在蓝天上飞翔,并再收获三十年的生命。
  
  它的这一系列生命更新充满了危险,极有可能使自己疼死和饿死,但它依旧勇于向自己挑战,勇于让自己在死亡的边缘获得再生。
  
  鹰可以为自己的生命去挑战,但同样也很珍惜自己的生命。在外飞翔、捕食一天之后,鹰于黄昏时分回到巢中,它将头弯曲靠到肩上,用一只脚站立,而另一只脚则缩回羽毛中取暖。整整一夜,鹰都用这种“金鸡独立”的姿势休息。
  
  清晨,鹰用喙把羽毛梳理整齐,然后开始清扫巢穴,在一夜中它留下一些羽毛、粪便以及吐出的食丸,它要把这些东西一一清除出去。忙完这些,巢外已是旭日东升,它活动一下双翅,感到两翼在今天颇具活力,于是振翅飞向蓝天。
  
  鹰的一天又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