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尚文学网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成长 > 顾雍为什么能当丞相

顾雍为什么能当丞相

时间:2016-01-26 作者:未详 点击:次

  在群雄并起人才辈出的三国时期,张昭绝对是个人物,他辅佐孙策、孙权兄弟二人开创并巩固了东吴政权,是开国元勋和决策人物。孙策遗言交待孙权说:“内事不决问张昭,外事不决问周瑜。”能与名满天下的周郎相提并论,可见张昭绝非等闲之辈。孙权继位后,当时群臣都以为丞相之位非张昭莫属,出人意料的是,孙权却选择了当时并不怎么有名的顾雍为相,让许多人感到诧异。然而,事实证明,孙权的决策是正确的,让顾雍担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肯定有他用人的道理。
  
  举止得体,寡言慎动,是顾雍能够担任丞相的原因之一。顾雍不饮酒,少言语,考虑问题全面周到,处理问题稳妥细致,并且很讲究方式方法。为相期间,他常常访察民间疾苦,遇到贤才,往往不动声色,回来后就悄悄地向孙权推荐。若此人被任用,他就归功于孙权;不用,则始终不泄露出来。“军国得失,行事可不,自非面见,口未尝言也。”孙权为此很看重他,感叹地称赞他“顾君不言,言必有中。”有什么重大决策,都要遣人去征求咨询顾雍的意见。他如果同意,就和来人反复探讨并好酒好菜招待。不同意则“正色改容,默然不言,无所施设”,来人回去一汇报,孙权就决定再考虑考虑。有一次,孙权曾问朝臣执政得失,身为百官之首的丞相顾雍还没有表态,急性子张昭就疾言厉色地批评法令太稠,刑罚过重,官民都对此颇有怨言,希望有所免除减损。让孙权听了很不高兴,下不了台,就转问顾雍道:“你认为这事应该怎么办?”顾雍温和恭敬地回答:“臣之所闻,亦如昭所陈。”善归于上,恶归于己,处处注意君臣礼节,时时维护上级形象尊严,这样识趣省事谦卑的部下,做领导的谁不喜欢?
  
  顾全大局,处事以公,是顾雍能够担任丞相的原因之二。顾雍为相后,仿效汉初的治国方法;选择文臣武将,必选才德相宜的,从不以个人恩怨好恶亲疏去取舍。当时天下三分,纷争不断,镇守边防的将领都想通过立功来加官晋爵,纷纷向朝廷进言进攻敌人的好处。孙权拿不定主意,就征求顾雍的意见。顾雍说:“臣听说用兵作战的方法要戒除避免贪图小利,这些人所陈述的意见要求,都是想为自己邀取功名,而不是为了国家,陛下要制止。他们不足以扬威打击敌人,所以不要听取。”孙权就听从了他的意见,避免了蜀国“六出祁山”似的穷兵黩武。孙权晚年宠爱一个叫吕壹的佞臣,诬告陷害了许多朝中大臣,顾雍也没有幸免。后来,吕壹犯了死罪,孙权让顾雍和尚书郎怀叙一起去审讯他。顾雍并没有挟私打击报复,而是像平常人一样和颜悦色地跟他对话,问他:“你的意思都表达清楚了吗,还有什么说的吗?”吕壹感动得无言以对,只是叩头谢罪。一旁的怀叙忍不住怒气冲冲地责骂起吕壹来,顾雍回过头来责备他说:“国家有法律惩罚他,何必这样骂人呢?”顾雍就是这样,律己以严,处事以公,连对手都心悦诚服。
  
  团结同事,讲究方法,是顾雍能够担任丞相的原因之三。当时君臣之间喜欢在一起饮酒作乐,常常喝得烂醉,丑态百出。“顾命大臣”张昭对此很看不惯。有一次,孙权在武昌临钓台饮酒,让人往群臣身上泼水,说:“今天只有醉倒在台子上,才可以不喝。”张昭“正色不言,出外,车中坐”。孙权问:“不过是找找乐子罢了,张公你为什么生气呢?”张昭说:“从前商纣造起糟酒池,从黄昏一直喝到天亮,当时他也引以为荣,不认为是什么坏事。”孙权听了默默无语、面有惭色,只好败兴地宣布罢筵。顾雍对此虽然也看不惯,但处理的方法却很灵活,为了不让君臣败兴,他也参与凑热闹,但绝不饮酒。当群臣们醉态百出的时候,顾雍就让人把他们酒后的言行记录下来,然后等酒醒后再一一念给他们听,大家听后深感羞愧,此后再饮酒时,都害怕自己酒后失态被顾雍责怪,不敢再狂饮无度,连孙权都心有顾忌地说:“顾公在座,使人不乐。”但顾雍此举,却最大程度地维护了君臣面子,让大家都容易接受改正。
  
  谦逊谨慎,不事张扬,是顾雍能够担任丞相的原因之四。顾雍弱冠之年即外出做官,其母亲叮嘱他说:“你千万不要落在他人后边啊,要经常写信回家里来,点点滴滴地说清楚。”以后,他每月十五都写信回家,不是说自己进步慢,就是说自己有的事情没有办好,请母亲大人赐训。一过数年,母亲不知道他到底混的怎么样,于是,写了封长信告诉他,东邻的孩子当了县令,门上挂匾,祖坟立碑,光宗耀祖了。西舍的孩子当了将军,回来时骑着高头大马,好不威风。你的功名如何了?顾雍依然回信说,自己长进很慢,无所建树,对不起母亲大人。母亲收到儿子的信,在家里坐不住了,便亲自找上儿子的门。到了后,孙权亲自出迎拜见,群臣恭贺,母亲才得知自己儿子封侯为相已近两年了,却没事儿一般对家人只字未提。顾雍的家教也极为严厉。有次孙权出嫁一个内侄女,请顾雍父子及孙子顾谭同贺。当时顾谭多喝而醉,起舞不已,无法制止。顾雍第二天召见顾谭严厉地斥责他说:“你于国家有什么汗马功劳可言吗?只不过是依靠我们顾氏门第的资格受宠用罢了!因何舞得如此得意忘形,虽说是出于酒后,其实还是恃恩忘敬,谦虚不足的坏思想作祟啊,看来败毁吾家族的人必是你了。”顾谭羞愧难当,足足站立了一个时辰才被祖父遣走。身居高位而不得意忘形,蒙受主恩而不恃宠生骄,体现了顾雍宠辱不惊、恬淡自适的极高修养境界。
  
  顾雍身居相位十九年,东吴由乱到治,出现了全面的兴盛和繁荣,后人评价他任内政绩说:“自汉末以来,数十年无屠掠之惨,抑无苛繁之政,休养生息,唯江东也独。”然而,顾雍虽然身为东吴一代名相,政绩卓著,但与“诸葛大名垂宇宙”的蜀相诸葛亮相比,却显得黯然失色,很少为人们所提及。这与他一贯谦逊谨慎、低调务实的做人作风不无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