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尚文学网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卖哭门

卖哭门

时间:2019-12-18 作者:未详 点击:次

  县长陆可达的老父亲去世了,享年78岁。陆家的儿子们个个非富即贵,所以来祭拜老爷子的人特别多。陆可达命人在乡下老宅搭起了灵棚,计划停灵三天后再去殡仪馆火化安葬。
  
  县委办公室主任老董跑前跑后帮忙张罗着。陆家大院里吊客众多,人来人往,气氛着实隆重,只是少了一点代表悲痛的哭声。于是老董找到陆可达提出了建议:“县长,咱们也请一套哭丧班子吧?去年王书记、孙副县长家里老人办丧事的时候都请了,感觉好多了!”
  
  老董看陆可达有些心动,便趁热打铁提出了方案:“县长,现在哭丧班子也有级别了,最低级的出场费五百,还有一千、两千的,最贵的出场费是五千,停灵期间,每天都来哭丧一次,小费不计。在咱们县,现在名气最大、生意最火的金牌哭丧人艺名叫‘乖乖猫’,您看找她的班子怎么样?”
  
  陆可达感到有点好笑,不过是一群无业游民“卖哭”混点钱花,还分出三六九等了?岂有此理!
  
  老董摇摇头:“不对,县长,这一行也有业余和专业的区别。人家‘乖乖猫’出身高啊,她是正儿八经的县地方戏剧团演员,年轻时演过杨排风呢。这些年剧团不是不景气吗?她岁数偏大,转型也困难,这才干起了卖哭这一行。哭丧也是技术活儿,水平差距大着呢!具体体现在会哭、会唱、会说口现挂……”
  
  “行了,别絮叨了。就请这个什么猫来吧,一切都交给你了。”
  
  老董赶紧打发手下办事的联系乖乖猫,恰好她今天没活儿,很快就带着手下人马赶来了。
  
  乖乖猫的哭丧班子一共有五个人,一下了面包车,好家伙,清一色披麻戴孝,跟五个雪人一样,一溜烟直奔灵棚,远远看见了灵棚上陆老太爷的照片,打头的乖乖猫悲号一声:“我那亲亲的爹呀……”“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用膝盖急速跪爬了几十米,一直爬到灵棚里的棺材之前,以头触地,放声号啕。再看她身后的班子成员们,一个个紧随其后,跪爬在棺材前呼天抢地,大放悲声。
  
  这一幕把所有在场的人都惊住了,开始大家都以为是什么近亲家属来奔丧,等到弄明白来的不过是职业哭丧人,不由得都竖起了大拇指,连连夸奖老董会办事,请来的班子都这样的专业和敬业!
  
  只有陆可达皱起了眉头。那乖乖猫不愧是职业唱戏的出身,岁数不小了,身段还匀称,只是脸上怎么化了那么浓的彩妆!整个人就跟上戏台的感觉似的,这也跟气氛太不协调了吧?
  
  老董急忙解释,说这正是乖乖猫高出他人的地方。原来脸上化了彩妆,等会儿哭的时候可就见真功夫了,人家那哭可不是没眼泪的干号,是货真价实的真泪!泪水冲刷彩妆,妆很快就花了,脸上红的白的随着泪水往下淌,感觉就是哭得血泪模糊,更出效果!
  
  陆可达听得目瞪口呆,只得闭嘴。要说那乖乖猫还真不愧是名角,一边哭一边唠唠叨叨,诉说老爷子年轻时含辛茹苦供养几个儿女读书的旧事,活生生勾出了陆家儿女的满腹心酸,悲痛思亲之情立刻被催发得淋漓尽致,这一下连陆可达都随着呜咽了起来。原来乖乖猫在来的路上,已经跟去接他们的人打听出陆家的部分家事,早就编好了台词。经过这一轮号哭,她脸上的泪水果然冲花了彩妆,整张脸花里胡哨的,血泪模糊的效果真出来了,看着又惨烈,又让人悲痛。
  
  这些人哭完了诉,诉够了哭,足足闹了一个多钟头,陆家儿女也陪着哭了这么久,大家都折腾累了,有人请班子里的人进屋休息,好烟好茶伺候着。看看天色不早,乖乖猫提出告辞,老董封了一个红包递过去。乖乖猫捻了一下,通红的眼睛里略过一丝喜色,一拱手带着人告辞了,定好第二天下午再来哭一场,一直到出殡结束。
  
  就这样,三天的停灵期间里,乖乖猫每天都带着人来哭一场,老董的红包也是越来越厚,乖乖猫也就更加卖力气,到第三天时哭得声嘶力竭,嗓子似乎都哭出了血。
  
  陆老爷子盛大的丧事到了第四天,该是送往殡仪馆去往西天极乐世界的时候了,陆家老宅里的吊客数量也达到了巅峰。
  
  辞灵的时候到了,乖乖猫带着成员们也按时赶到了现场。到了开眼光的时刻,按风俗规矩,这时所有亲人子女要最后看一眼老太爷,然后就要钉上棺盖,送往殡仪馆火化了。这也是亲人最悲痛,哭声最惨烈的时候。
  
  一切程序有条不紊地进行,棺盖徐徐拉开,最前头的乖乖猫一声高叫:“你这个老天杀的,生了个大贪官陆可达,可把全县百姓害苦了!”这声音高亢嘹亮,响遏行云,所有人都惊呆了,一时反应不过来。只见那一脸彩妆的乖乖猫“蹭”地一下跳上了棺材盖,指着陆可达厉声质问:“陆可达!你手下的王波一直在举报你贪污受贿,勾结开发商侵吞国有资产,你威逼利诱哄他下水,他却不吃这一套,结果一年多前他突然就出车祸死了!而肇事司机是你妹妹的心腹员工,这背后就是你在指使!现在你当着你老爹的阴灵说一句,这事有没有?”
  
  又是石破天惊,所有人都反应了过来,陆可达气得脸色铁青,老董更是吓得肝胆俱裂,带人扑上去抓乖乖猫。乖乖猫一下子跳上棺盖,继续大声喝骂,这时有人发现了,她的声音响亮透彻,根本不是这几天号坏了嗓子的乖乖猫!
  
  乖乖猫掏出一块湿巾用力在脸上抹了一把,露出一张年轻姣好的脸来。这时很多人都认出来了,她正是车祸死去的王波的妻子——县剧团的演员靳洁!这女人容貌娇艳,可性格却十分刚烈倔强,王波死后,她到处上访告状,最后被确认是得了妄想症,被送进了精神病院,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跑出来的!
  
  早有人围上去把靳洁拖下了棺材,老董命令他们立刻报警把她带走,这边中断的丧事也赶快往下进行,才算勉强结束了这场闹剧。
  
  谁知当天晚上,一段“县长老爹葬礼门”的视频出现在网上,很快被网友大量转发、评论,上演了一出“哭丧门”事件。陆可达使尽浑身解数删帖,却如同遭了山火的草原,扑灭一处,又引燃一片。毕竟,网络世界大啊,不是一个县城,他一只手就可以遮天的。
  
  网络举报引起了重视,省里派纪检小组下来查“哭丧门”一事。权倾一时的陆家人人惶惶不安,因为到底有没有问题,他们自己比谁都清楚,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靳洁很快被放了出来。她找到了乖乖猫,感谢她允许自己扮成她的样子去闹丧。
  
  乖乖猫淡淡地说:“这些年你看我不顾尊严喊爹喊娘给人当孝子孝女,还不是为了吃口饭,可是我没忘记,我还演过杨排风呢!我得感谢你,让全县的人从此不再拿我乖乖猫当个笑话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