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尚文学网
文苑人物社会人生生活文明点滴
当前位置:主页 >读者文摘 >社会 > 约会体验师

约会体验师

时间:2016-07-11 作者:未详 点击:次

  上班时,她是流水生产线上无数员工中的一名,下班后,她则展现出靓丽的形象,成为某社交APP的约会体验师。这个在旁人眼里多少有些暧昧的兼职,在这些年轻女孩看来,只是另一种人生体验。在那些来自外界的金钱、欲望的簇拥中,她们期待的不过是简单质朴的感情。

  上头条了

  从深圳站到富士康观澜厂区,得在路上咣当个把钟。的士司机漫不经心开到一条路的坡顶,下车那一刻,一种微妙的气氛扑面而来:右手边是一溜小店,正中那家便利店山寨了美宜佳红底黄字的Logo,毫不畏惧地写着“美佳宜”。

  再往前,两栋黄色的建筑在道路左侧显现出来,清一色地装着焊死的防盗窗,阳台上各色的衣裤在30℃的高温里飘动,似乎是这条午后安静的街上惟一的活物。这个时间,工人们不是在上白班就是在进行着倒班后的休整。

  “喏,这是为了防止富士康的员工跳楼才装的。”“下班约”的公关胡芷滔指向那些焊死的铁丝网,为了宣传公司的约会体验师,他已经来到这里多次。下班约,这个听起来有点儿邪恶的名字,是一款广州某科技公司开发的工友社交APP,意在帮助工人们实现即时快速约会。观澜街道地区总面积约为34。6平方公里,居住人口接近百万,但其中“本地人”只有2。46万人左右,其他人大部分是富士康员工。选择在此地推广,胡芷滔和老板的意图再明显不过。

  下来帮忙开门的是小青,和她同住的另外两个女孩分别叫高高和美美,她们麻利地搬来了红色的塑料椅子,围坐成一个弧形,表情虔诚而乖巧。女孩们一起在“下班约”上做兼职,任务是靠活跃度吸引更多的工友加入,胡芷滔给她们取了一个高大上的名字:约会体验师。这个名字,显然戳中了人们内心的沸点,在公司的包装之下,她们一夜成为热闻。

  这些工厂女孩成名的同时也带来了非议。搜索约会体验师,马上就能看到小青和约会的男工友散步、遛狗的照片,一些人在下面质疑:是不是婚恋所的托儿?另一些言辞更加唐突,枪文、出台、小姐……有一个网友做了总结:女约会师是很纯的职业,你信吗?小米5将会现货销售,你又信吗?

  用力找未来

  基于下班约这款App的定位,目前它还没有上线苹果商店,只能在安卓手机上下载。不过,据美美说,生产线上的很多男工友都爱用iPhone,因为iPhone6s出了之后之前的版本都变得相对便宜。

  7个小时过后,年轻男同事发现自己收到了10个“下班约”的邀请,还有许多来自在线圈子“屌丝俱乐部”的人查看了他的主页。这可能跟他的ID名字也有关系:花蝴蝶。

  小青的头像则是一张精心打扮过的自拍,她涂了鲜艳的口红,画了眼线,头发卷成妩媚的姿态,年轻的荷尔蒙似乎要溢出来。当然,这样的自拍也获得了线上男生们挂机网站的喜爱,数十位男工友发来邀约的消息,小青一律回以QQ版本的“俏皮”表情。她实在太忙了。

  从小青的宿舍通往富士康厂区,一座正对着某妇科医院的天桥是必经之路。正是在那里,小青看到了下班约的推广摊位,在工作人员的卖力吆喝下,她扫码关注,获得了一份公司提供的小餐具。抱着好玩儿的心态,小青加入了软件公司的QQ群。在群里经常参与讨论的她挂机网站因为高活跃度被公司相中,私聊问她有没有兴趣做“约会体验师”。

  这将是和枯燥的工厂生活截然不同的另一个世界。上班时间,小青需要检查每一台苹果手机背后的logo是否有划伤、水印,一个小时的标准工作量是360台,一天的工作量则是4000台。在这个盒子一样的世界里,她和其他女工做着毫无技术含量的工作,面目类似。小青拿过记者的手机展示了一番如何检查,末了又有点儿羞涩地说,“我们签了保密协议,可以不写细节吗?”

  软件的主界面是一枚圆形的雷达,正中一个粉红的“约”字占据核心,点击它,雷达启动,焕发出暧昧的红色光晕,周围的潜在约会对象随之切换到下一批。与微信、陌陌不同,它多了两个为工友们特别设计的功能:发现同厂、发现同挂机网站乡。某种程度上,这个雷达的贡献不仅是黏合起想要约会的人们,也是他们逃离无聊工厂生活的一种方式。在这个天地里,小青是可爱俏皮的“乐希”,一切个人信息被浓缩成星座、生肖、身高、体型、籍贯、现居,以供约会对象甄选。

  爱慕者们

  就像那些年轻的网络主播,小青也有自己的粉丝。在这个软件里,人气可以兑换成魅力值,魅力值可以换成爱币,爱币最终能变成可以购买礼物的元宝。小青拥有52761个魅力值和30521个爱币,在软件里,她的爱币刚好能兑换两个自拍神器。兼职做体验师两月之后,小青收入过万,为了犒劳自己,她在龙华附近的服装市场为自己买了一条300元的裙子。

  收到的礼物也是衡量是否受欢迎的标准之一。小青共收到176份礼物,里面有“豪宅”“法拉利”“保时捷”……有些可以用爱币直接购买,譬如一辆保时捷只需要1000个爱币。最贵的则是别墅,需要500个元宝。

  厂区的年轻男孩们并不关心女孩们的数学好不好,在这个“狼多肉少”的地方,女孩凭性别就能拥有天然优势。美美说,赶上男同事生日或者大家聚会,吃饭、K歌等活动基本都是男A女免,“因为女生比较抢手嘛”。她提起昨晚看到的一桌人,七八个男生,只有3个女孩,言挂机网站下之意女孩肯定不用买单。

  尽管皮肤有些黝黑,但小青身材匀称,一双眼睛神采奕奕,再加上开朗的性格,在厂妹之间,她绝对算得上吃香。

  有一位在软件上和小青聊了几次的男生,因为心存爱慕,两次从珠海赶往深圳观澜。第一次,这个男孩“不请自来”,通过聊天的定位到了小青家附近,这令小青有些害怕。

  “就觉得肯定是骗我的。”过了一个礼拜,男生又来了,小青这次没有选择拒绝,带上高高和美美,“就会一会呗,吃个饭而已。”美美有点儿替这个男生可怜,“因为我们让他等了好久,而且他看起来挺老实的。”这位珠海的男孩第二次来时,带了一只银镯子给小青,以“不收不是朋友”的名义让她收下了。他当然不是惟一会送礼物的粉丝,另一个男孩曾经送了一只用2000个爱币兑换的公仔给小青,尽管没算清楚折合多少人民币,她觉得还挺“贵的”。

  据小青的感情史来看,这位身高只有1。7米的男生能俘获她芳心的几率并不高。她的初恋是个小个子男生,谈了半年之后,男生说他现在要开始负起责任了。彼时,正在珠海打工的小青突然听说前男友在家相亲,并迅速和对方结婚生子。她迷迷糊糊中明白了:对方说的是要对别人负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