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尚文学网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人生 > 良心

良心

时间:2019-10-13 作者:未详 点击:次

  他是一个我认识的教授,有很高的威望和声名,门下的弟子个个是精英。许多年前,他就奉行一个原则:每年只招一个博士。即便如此,报考他的博士的学生,依然是今年败了,明年卷土重来。而那个叫凡的学生,就是这样进入他的视野。
  
  凡是个少见的有韧性的人,连续报考了三年,均以几分之差,屈居第二。第四年,凡又来考。他想,这次无论如何,也要给凡这样其实很是优秀的学生一个机会。这次,凡的成绩果然高居榜首。
  
  但就在面试的前一天晚上,校长亲自打电话给他,说,按照惯例,我们总是先要照顾一下自己学校毕业的学生,第二名也并不一定就比第一名差的。
  
  那一晚,他辗转反侧,想到头疼欲裂,却依然难以入睡。第二日晨起,他打电话给另一个参加面试的教授,竟然得知,校长也已经给这位教授提前打过了招呼。他只好希求在面试中,第一名的凡能够发挥出色。
  
  可最后面试的结果,竟是两个学生的表现难分高低。结束后,他与另外几个教授好一番唇枪舌剑,最终以无记名投票表决的方式来决定录取。在此之前,校长从来不过问他招收学生的情况,基本上是他一个人决定。而这次,结果当然是在预料之中,凡在一种无形的压力下,终被PK下去。
  
  就是从那时,他开始被一种奇怪的愧疚和不安折磨着。严重到每每看到这个被招收上来的学生,就会想起凡,想起他在面试上意气风发的模样;想起他挤在人群里,看见红榜上没有自己名字时,眼睛里瞬间闪过的失落和哀伤。那一年,他比任何人都要盼望著下一届招生的到来,只要凡通过考试,无论如何,他都会将他招到门下,以此弥补曾有的过失。
  
  但是,凡在第五年却没有报名。他在惶惑里又度过了漫长的一年,凡依然没有来。
  
  从那时起,他的老态如潮水一样,唰一下就席卷而来。63岁的人,有了83岁的衰颓和溃败。他怎么也无法忘记,凡转身时,那淡漠的眼神像一把利剑,冰冷地插入他的胸膛。而他的良心,却将那把剑推得更深。
  
  他花费了很长的时间,才辗转找到凡的电话。电话接起的那一刻,他没有来得及介绍自己是谁,便开口道:你今年一定要来报考我的博士,只要分数过了,我保证一定让你顺利录取。听到答应后,他立刻便挂断了电话,好像稍稍晚一秒,凡就会改变了主意。
  
  凡终于成为了他的关门弟子,他也在凡毕业的那一年因病去世。他从没有提起过,在那几年里,他曾与良心的利剑进行了一场怎样艰难痛苦的斗争,最终心力交瘁。
  
  自始至终,凡不知道这其中发生了怎样的故事,也从没有告诉过导师,自己从来没有怨恨过他,是自己那一年觉得累了,才放弃了继续考试。而当他接到导师电话的那一刻,他心底充溢的,除了巨大的惊喜和感激,就再没有其他。
  
  人不知道的东西,时间与良心的利剑却会清晰地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