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尚文学网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人生 > 体面

体面

时间:2018-04-03 作者:未详 点击:次

  行走世上,谁都想体面点。穿戴得干干净净,打扮得整整洁洁,出落得大大方方。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这张脸,就是体面。
  
  有没有面子,对相互陌生的人来说,首先是看外表。男人头发梳得纹丝不乱,甚至油光可鉴,胡子刮得寸草不生,如剥光鸡蛋,走在街上,神气活现,自觉很有面子的样子。女人出门前,第一桩事就是收拾自己的脸,描眉画唇,涂脂抹粉,哪怕有再急的事,也要稍加淡妆,容不得半点马虎。女人这张脸,是名副其实的面子。脸面有了,接着就是穿戴。鲁迅对上海男人要面子的穿着,曾有十分精彩的描述。他笔下,住在石库门里的上海男人,睡觉之前,总要将西裤折出一条缝,然后小心翼翼叠压在枕头底下,第二天出门时,原样拿出来穿上,裤子照样笔挺,不见丝毫褶皱,衣衫鲜亮夹着包上班去。这就是过去“只重衣衫”的某些上海人的体面。所谓“可以没有里子,不能没有面子”,也由此而来。当时,上海女人要体面的流行说法是:长得可以不漂亮,穿得不能不漂亮。
  
  过去经济条件比较拮据时,“赤脚穿皮鞋,赤膊穿西装”的现象时有所见。这种滑稽趣相,只是证明,面子比里子重要得多。因为这样才显得体面。
  
  体面是一种自我感觉,也是给人的感觉。有面子的体面只是表象,真正的体面是由体及面,是内涵的折射,也暗含着修养与气质的高低。
  
  体面与贵贱无关,与庙堂之高和江湖之远无关,与财富多少无关。有人腰缠万贯,挥金如土,出入灯红酒绿场所,过着醉生梦死的日子。更夸张者,手腕上戴着500万元金表,希望赢得周遭羡慕的目光,自觉无上体面。殊不知,此种体面,虚荣其外,虚空其心。同是富者,李嘉诚在世上算得上出类拔萃了,可他手腕上戴了20多年的,是只售20多美元的普通手表。李嘉誠戴着这样的表与商业巨头会晤,与各国政要见面,肯定觉得是得体而合面的。由此折射李嘉诚的体面观,不是虚浮轻飘,而是自我感觉里的踏实与满足。
  
  所谓“绣花枕头一包草”,所谓“打肿脸孔充胖子”等老话,便是为那些“蹩脚体面”者的形象写照。
  
  体面最直接地由自我内心感受所决定。若做不到淡定与平静,更在乎别人的认可,那在一个不知体面为何物的社会中,你最有可能跟在别人或势利、或高低摇摆的目光中,气喘吁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