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尚文学网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人生 > 拒绝要趁早

拒绝要趁早

时间:2017-09-26 作者:未详 点击:次

  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其实,拒绝更要趁早。
  
  《水浒传》中,武松就因为拒绝得太晚,導致叔嫂翻脸,最终家破人亡。
  
  景阳冈上“一战”成名,武松成了阳谷县的都头,并巧遇武大。到哥哥家吃饭,嫂嫂“一双眼只看着武松的身上”,武松的反应是“只低了头,不恁么理会”。他甚至接受了嫂嫂的邀请,搬到哥哥家里住。虽然潘金莲“常把些言语来撩拨他”,但武松并“不见怪”。
  
  武松的“默许”,给了潘金莲更大的勇气。一个多月后,潘金莲暗下决心:“我今日着实撩斗他一撩斗,不信他不动情。”于是,“把前门上了拴,后门也关了”,拿些酒菜到武松房间。在那个叔嫂不通问的时代,哥哥不在家,孤男寡女同处一室,显然不合适。然而,本该拒绝的武松,又默不作声了。
  
  酒席间,潘金莲继续撩:“叔叔饮个成双杯儿。”尽管这时,潘金莲的情意,武松已“知了八九分”,却不拒绝,“只把头来低了”。
  
  很多时候,不拒绝是一种默认。潘金莲的胆更肥了,她一手拿酒,一只手在武松肩胛上一捏:“叔叔,只穿这些衣裳不冷?”武松虽有“五分不快意”,却“不应他”。潘金莲一看心花怒放,劈手便来夺火箸:“叔叔,你不会簇火,我与你拨火,只要一似火盆常热便好。”武松“有八分焦躁”,仍不出声。武松的一再“默认”,让潘金莲欣喜若狂,她决定摊牌。拿过一杯酒,自己先喝了一口,看着武松说:“你若有心,吃我这半盏儿残酒。”
  
  武松退无可退,终于拒绝了。他一手夺过酒杯,泼在地下,一手险些把嫂嫂推倒在地。接着,武松爬上了道德高地,对潘金莲一顿狂轰滥炸:武松“不是那等败坏风俗、没人伦的猪狗,嫂嫂休要这般不识廉耻”,“倘有些风吹草动,武二眼里认的是嫂嫂,拳头却不认的是嫂嫂!”
  
  潘金莲的行为,当然有违道德,令人不齿。但是,拒绝更要有章法。武松突然而猛烈的拒绝,完全超出了潘金莲的想象,她毫无防备,以至于羞愧难当无地自容,“通红了脸”,灰溜溜走了,并且由爱生恨。武松出差后,这种恨又自然而然转嫁到了武大身上。最终,潘金莲与西门庆私通,害死武大,武松虽杀了两人,报了仇,却被刺配孟州。
  
  在武大家住了一个多月,潘金莲过分的殷勤,武松并非不清楚,他也不是不想拒绝,而是碍于叔嫂情面,不知道该如何拒绝,以至于丧失了拒绝的最好时机,到了非拒绝不可的地步,才仓促“上阵”,愚鲁的拒绝,更是引发了恶劣的后果。
  
  相反,浪子燕青的拒绝,干脆果断,时机与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
  
  和潘金莲一样,李师师也想撩燕青。几杯酒下肚,她执意要看燕青的文身,推辞不过,燕青只得脱了上衣。李师师一看,情不自禁“尖尖玉手,便摸他身上”。燕青慌忙穿了衣裳,又问了李师师的年龄,说:“小人今年二十有五,却小两年。娘子既然错爱,愿拜为姊姊!”一面说,一面“推金山,倒玉柱,拜了八拜”。这八拜既是一种尊重,更是一种拒绝,早早“拜住那妇人一点邪心”。
  
  论武功,或许武松比燕青高许多;可论拒绝,燕青高明得多。因为,他懂得拒绝要趁早。
  
  很多事情,你想拒绝,最好一开始就果断拒绝!如果你觉得无法开口,以为等一等,看一看,时机成熟再拒绝,于是,选择忍耐和沉默,那么,只会给拒绝增加难度与副作用。拒绝得越晚,成本越大,对双方的伤害越大。早拒绝,永远比晚拒绝容易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