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尚文学网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人生 > 开车“气”从何来

开车“气”从何来

时间:2013-10-03 作者:未详 点击:次

  超速驾驶、追尾、右侧超车、闯红灯、大声鸣笛、使用侮辱性手势、辱骂其他人,甚至大打出手……坐在驾驶位上,一个温和、礼貌的人摇身一变,成为马路“怪兽”。为什么手握方向盘就会充满愤怒?心理学家给出了许多答案。
  
  一切都是别人的错
  
  美国的詹姆斯博士认为,“一切都是别人的错”,这种从别人身上寻找原因的自动思维是导致“马路愤怒”的头号原因。
  
  詹姆斯早在20多年前就开始研究攻击性驾驶了。不过,有趣的是,他自己一开始就是典型的归罪于别人的开车人。
  
  詹姆斯刚开车的那段时间,太太总是抱怨他开车时脾气太大,像是变了一个人,但詹姆斯认为自己没有什么变化,他对自己开车时的言行记录下来,才发现自己的确在开车时变成了一个非常有攻击性的人。他调查了无数司机,发现几乎每个人都持有同样的态度:认为自己是好司机,自己没问题,一切都是别人的错。并且,这种思维是在第一时间产生的,就好像是开车时一个人的自我反省能力丢失了。
  
  非得要打破个人记录
  
  美国心理学家教授德芬巴彻博士也是研究攻击性驾驶的专家。他发现,绝大多数人一坐上驾驶位,对委屈的忍受能力便立即大幅度下降。尽管这些人可以忍受在家里被太太臭骂,在公司被上司呵斥,但无法忍受开车时遇到的“委屈”,一有什么不满,就会立即产生报复回去的强烈冲动。
  
  德芬巴彻还认为,攻击性驾驶之所以很常见,一个关键原因是开车人有一种不正确的期望:他们下意识里认为可以完全按照自己设定的方式和时间从甲地开到乙地。这种期望无疑是开车人自己给自己设定的压力,让他超速、闯红灯、任意变换车道、乱超车……而其目的,可能只是为了给自己节省两分钟的时间。
  
  对那些跑固定路线的司机来说,这种心态更为要命。譬如跑长途的司机和公交车司机,他们对自己的行车路线非常熟悉,就算没有公司的强行规定,他们也会自己给自己设定抵达每个站的时间。并且,他们还很容易出现竞争心态,“今天一定要比昨天快一点”。这就像是一个少不更事的孩子在打电子游戏时,非得要创一项个人纪录,只为了比以前的纪录多一分,他会日复一日地坐在电脑前,付出巨大的努力和牺牲。
  
  真恼火,世界没有按我的设想运转
  
  像汽车这种强大又完全听命于你的成人玩具,很容易令你产生幻觉,觉得世界真的是以自己为中心,世界真的是按照自己的设想来运转的。不幸的是,公路上的任何一个意外,都会打破你的这个幻觉,而那个意外的,理所当然会被愤恨。
  
  美国汽车协会的一项研究发现,驾车人经常被一些无伤大雅或者并非故意的行为所激怒,例如,别人没有按照他所设想的速度减速,在他认为不应该拐弯的地方拐了弯,把车子停在了他认为不应该停放的地方等等。
  
  心理学家认为,别人这样做,等于提醒了攻击者:他只不过是个开车的。世界并没有按照他设想的节奏运转。
  
  没有人知道我做了什么
  
  匿名性(即身份被隐匿)也是促发马路暴力的重要因素。许多研究发现,如果开车人觉得自己的身份不会被暴露,那么他的脾气会尤其大,也更容易产生攻击性驾驶行为。
  
  美国学者艾利森做过一个现场实验,在公开或匿名的情况下,驾驶员在绿灯亮时被前方不启动的车阻塞。结果显示,匿名情况下的攻击性驾驶行为远远高于公开情况。
  
  在现实生活中,无证的“黑车”、不受监管的车更容易出事,就是这样一个道理。从心理学角度看,姓名不仅是一个受社会系统监管的对象,也是一个受内心规则监管的对象。如果一个人觉得自己的姓名不会被人知道,他的冲动行为就会明显增加,一个成熟的车辆登记和监管系统对于降低马路暴力至关重要。
  
  汽车:听命于你的“梦中情人”
  
  以上这些传统研究给出了比较有说服力的答案,但它们很难回答一个问题:为什么同样一个人,开车的时候和不开车的时候,在脾气上有那么大的差异?要回答这个问题,需要认真思考一个简单的问题:汽车是什么?
  
  谈到汽车时,这样的文字比比皆是:“梦中情人—9款即将来华的进口豪车。”“宝马公司向全球推出了一个‘梦中情人’!”一个车迷则干脆断言:“平心而论,汽车对于大多数第一次拥有它的人来说,的确是一个既代表身份又代表品位的东西,就像懵懂时期第一次看到一位让自己怦然心动的异性—-一种初恋的感觉,因此它必须让人心跳加速,必须完美。”
  
  它会彻底听命于你,让你控制,让你指挥。如果你的车技足够好,它会带给你不亚于性爱的快乐。更关键的是,这个梦中情人从不违抗你的意志,它会让你自如地指挥,并且会带你走向人无法独立完成的任务,譬如时速200公里,譬如一天狂飙1000公里……总之,它令你迷醉于车人合一的完美感觉。所以说,一辆车,就算一个完美的梦中情人。
  
  但是,这种车人合一的完美感觉经常会受到挑战,譬如堵车,譬如另外一辆车、一个人或者其他什么挡住了你。这种挑战破坏了我们车人合一的完美感,那一瞬间,我们会像小孩子一样感到愤怒。
  
  人真是一种敏感、善变的动物,一辆汽车就足以让其浮想联翩,产生如此复杂的心理活动。当人类的科学让我们足以上天入地、穿越时空的时候,我们最猜不透的恐怕还是人类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