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尚文学网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人生 > 只盛半碗饭

只盛半碗饭

时间:2016-04-27 作者:未详 点击:次

  小时候家里穷,吃饭时母亲只给盛半碗饭。饿得前心贴后背的我,老是眼馋她碗里的饭,这时候母亲就会把碗里的剩饭倒给我,我便狼吞虎咽吃起来,连一粒米都不剩,最后还会用开水涮涮碗底,再喝掉。这时父亲常在一旁阴着脸抽烟,因为米缸已经见底了,他心里不好受。
  
  有一天我饿得慌,哭着喊着要吃的,爸爸没作声,阴着脸出去了。晚上回家,他从怀里神秘地掏出一小袋豌豆,压着嗓门说,这是生产队里喂牲口的牛料,今天爸偷回来给你解解馋,千万别说出去,这可是盗窃公物的大罪,要挨批挨斗的。
  
  妈把门关严,小心翼翼把豌豆分成三份,然后烧了一大锅水,但只放了一小份豌豆。汤很稀,几乎能照出人影来。开饭时,母亲照例给我盛了半碗稀汤饭,我三下五除二地喝了个精光,然后又去盛了满满一大碗。这时,爸夺过我手中的碗,将稀饭全部倒回锅里,然后又盛了小半碗饭给我。看着我委屈的样子,母亲忙说:“这是咱家几辈的老规矩,吃饭只盛半碗,为的是让你记住,凡事要节约。多盛一次饭,多走几步路,就会多加深一次印象。”爸爸接住话茬说:“儿子,你要记住,今天咱家吃的是偷来的牛料。”
  
  这顿牛料稀汤饭,我一共喝了十多碗,父亲高兴地拍着我鼓鼓的小肚子,开玩笑说:“看,大西瓜熟透了,快裂缝了。”
  
  后来,生活富裕了,对儿子,我也沿袭传统,每次只给他盛半碗饭。儿子也曾不解,说盛饭耽误时间,这时父亲便开始忆苦思甜,一遍遍地讲我们过去喝牛料稀饭的往事,老婆则不失时机地背诵: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久而久之,儿子也养成了盛半碗饭的习惯。每当有客人来,他总是抢着去盛饭,然后大讲半碗饭的由来,说得客人们哈哈大笑。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朱子家训在物质发达的今天尤为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