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尚文学网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人生 > 等红灯的时候谁在微笑

等红灯的时候谁在微笑

时间:2013-07-18 作者:未详 点击:次

  他独自坐在乐饮茶坊里等着珊瑚。今天是周末,忙完了一星期的工作,终于能放松了。
  
  这里是他们经常来的地方。离他的公司近,离珊瑚的学校也不远。这里有各种饮料、小吃、简餐,这种地方,环境、味道、价格,没有哪个方面特别好,也没有哪一方面对不起人。它胜在一个随意的气氛上:一个人来有许多新的时尚杂志可以看,两个人来可以聊天,许多人来可以打牌、下棋,无拘无束,所以年轻人喜欢,客人终日不多不少。
  
  珊瑚最喜欢靠窗的第三张桌子,说是从这里看出去最好看。现在他就坐在这个桌子旁,背对着门口,眼睛闲闲地看着窗外。
  
  这里果然视野难得。这一幢楼是在两条大街的交界处,一楼是服装店,二楼才是茶坊,对面是飞跨过街的空中走廊,走廊下面是一排旖旎的小店,从二楼的窗口望出去,这里正好是一个“丁”字,人在“丁”的上面,可以看一横的两个方向和一竖的延伸,有空中走廊,商店漂亮的橱窗和大门,地面有等候红灯转绿的行人,一直都有,因为,如果对面路上纵向的人开始走,横向路上过街的人就要立定。
  
  现在轮到横向路上的人走了,纵向路上的行人就齐齐停步。突然,他看见了珊瑚。
  
  她站在那排等红灯的人中间,心急地站在前面。珊瑚在那些人中间显得小小的,有些灰灰的,不像她旁边站着的那个女人,打扮得精致、时髦,整个人亭亭玉立。在这排人里面,大概所有的男人第一眼都会看她。他也不禁再看了一眼,然后,眼皮一跳,整个脊梁“嗖”地一麻。那不是……
  
  没错,真的是她。这个女人,他太熟悉了,她有个很好听的中文名字,但是除了户口簿外,在其他地方从来不用,她要别人叫她“安吉拉”。她曾经是他的妻子,有5年吧,然后就不再是了。
  
  是她坚持要分手的,但他在分手的时候还是觉得,婚姻失败两个人都有责任,而且她一向都依赖于他,现在却要靠自己,一个女人家,终究让人不放心。所以当她提出要那笔钱的时候,他一口答应了,根本没有去想,对他这么一个普通白领来说,那至少是他几年的收入。
  
  她似乎也没想到他会那么爽快地答应,但还是以一贯的优雅姿势收下了钱,而且没有问钱从哪儿来。
  
  那以后他用了两年多的时间,才把欠朋友们的钱渐渐还清。之所以没有用更长的时间,是因为珊瑚。
  
  他爱珊瑚。这个女孩是那种少见的表里如一的干净,纯得像早晨的阳光。
  
  但这不等于说他忘记了安吉拉。她是一个不容易让人忘记的女人,她漂亮、聪明、能干,在学校时,就是那所名校外语系的高才生,后来到外企工作后,风采越发出众,是老同学心目中的一轮月亮。
  
  这轮月亮的光芒消失以后,他有了珊瑚,也真的被珊瑚打动了。但现在再次见到她的感觉,怎么说呢?也有色彩,但是似乎不那么鲜明;也有滋味,但是似乎有一点点淡。他不知道,是因为强烈刺激过后人会有点麻木,还是因为珊瑚确实平凡了一点?
  
  从来没有想到过她们两个人会这样出现在他面前。居然就这样并肩站在马路的对面,那么清晰,那么近,他可以清楚地看到她们的动作和表情。那种感觉,不知道该怎么说,反正不是高兴,也不是轻松。他想:幸亏她们不认识!又想,真是的,认识又怎么了?
  
  安吉拉穿着合身的套装,好像在哪本时装书上看见过,或许就是珊瑚拿给他看并惊叹“还有这么好看的衣服,不过肯定贵得让我昏过去!”的那个牌子,很正的玫瑰红,合体的剪裁将她玲珑的线条勾勒得异常清晰;她的头发是修剪得很完美的假乱,颜色似乎变了,大概是染过;至于她的脚上,不用看,一定是黑色的高跟鞋——她唯一不自信的就是身高,所以一直穿高跟鞋。她还是化了妆,一丝不苟地勾画出精致的五官,最明显的是嘴唇,口红在阳光下闪着水波一样的光。她似乎对等红灯很不耐烦,微微皱着眉头。
  
  这个女人,我真的认识吗?他不禁问自己。
  
  站在她身边的珊瑚,看上去瘦瘦小小的,身上的打扮痕迹不是很鲜明,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像个旧的布娃娃。他不禁想起两年前,她像一只小鹿突然出现在他的生活里,而且毫不犹豫地相信了他,不由分说地爱上了他。她接受了他的一切,包括他的过去,他的债务。她不顾他的拒绝,开始和他一起省钱。
  
  她把进口护肤品换成了国产的凡士林润肤露,而且只用这一种护肤品,放弃了全部的彩妆。“这样不化妆,连卸妆的钱也省了!”她得意地说。
  
  她不再打的,而且会把他举起来叫车的手按下去。
  
  他们约会从来不到高级的餐厅、酒吧,都是到普通的茶坊,要不就是必胜客、肯德基,总之都是要一杯饮料就可以坐很久的地方。
  
  印象中,她好像也没有买过什么衣服。她说,还有以后呢,等我们还清了债再说!她说得心平气和,好像从来没有想过,这样凭空飞来的负担,对自己有什么不公平。
  
  只有一次,他们经过一家百货公司,她看到了一个发卡,眼睛亮了一下,但是又暗了下去。因为那个发卡要200多元,她是绝对不会买的。
  
  他就自己去买了,在她生日的时候送给了她。当时,她高兴得跳了起来,说:“唉呀,这是你送我的第一件礼物呢。”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得喉咙有些发干,心里明明白白地对自己说:以后要给她买很多很多好礼物,给她所有想要的东西……
  
  马路对面的两个女人突然一起向他走来。他一惊,才知道是自己走神了。眼前的街口,是绿灯了。她们过了马路,从这个角度看不见了。但他知道,其中的一个离他越来越远,另一个正在上楼,向他走来。
  
  他突然看清楚了许多事,也看清了自己。因为爱过安吉拉,所以他愿意为她付出,不管自己是否能支撑。对一个人好是有惯性的。但是这个女人利用了他对她的感情,直到最后还榨了他一次。她是利己的,这是确凿无疑的,就像她的美丽和能干,还有蓬勃的野心和混乱的观念一样。
  
  至于珊瑚,她像一轮小小的太阳,她的光芒都照到了她爱的人身上。她是单纯的,这种单纯使她虽然穿着朴素,但一个人站着等红灯的时候,嘴角始终挂着一丝微笑。尽管这样,她的模样,还是让他觉得心疼和内疚。
  
  债早就还清了,说什么也该给珊瑚买些衣服了。她毕竟还那么年轻,而且原本是个甜甜的女孩。自己怎么会那么糊涂,有时还觉得她不够出色不够引人注目呢?
  
  眼前突然出现了黑暗。一双柔软的手蒙住了他的眼睛。
  
  “又调皮。”他说。
  
  珊瑚松开了手,跑到他对面坐下,也不看他递过来的饮料单,先顾着说:“刚才过马路的时候,我看见一个女人,好漂亮啊,就站在我旁边!”
  
  “没有人会比你漂亮。”他微笑着说。